陈震:查济村游记

2018-09-01

    立秋了,台风送来了一些风雨,太阳的威力仍然不愿退去,还在炙烤着大地。

     清晨一群年近六旬的人,去亲近山水,去拥抱大自然,去往大诗人李白写下千古名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沦送我情“的地方——查济村。

     一路上虽然有现代交通工具,还是让我们感到行路难。堵了两次车,本来六个小时的行程,走了八个多小时。堵车是一件让人感到很难受的事,还好两位“活宝“的精彩表演给我们带来了乐趣,这当然是"老贼头"和“疯婆子"。车子一停,“老贼头"就前后走动成了我们的话题,"疯婆子“一下车直奔路边而去,我们真担心她会做出不雅的事,还好没有,引的大家笑声一片。

    下了高速,山路十八弯,很难走,有的要转一百八十度。本来一路上有说有笑,这会儿静了下来了,事后才知由于担心我的车技,他们把心都提到噪子眼里。走着走着,大家的心情豁然开朗,前方出现了田舍,一切是那么的亲,那么的美。“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这不正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吗?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进入查济村,首先映入眠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大家当然不会错过这美景,纷纷下车拍照,美女照,帅哥照,合影照,老美女的风姿艳过满塘的荷花与山水相辉映。夜幕将临,查济村景色更美,四面环山,山的翠绿不见了,深色的山与天上云之间有一种非常美的结合,令人美不胜收。不知不觉远处传来了雷声,乌云也慢慢压了过来,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把一群老疯子淋成了落汤鸡。直是好雨知时节,当晚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浇湿老“妖精”。确实是一场好雨,不大不小不早不晚浇出了一段人间美景。不知是被清凉的雨水浇醒了,还是雨水激发了大家的情趣,刚进客棧就又唱又跳,又说又笑。当然还是疯婆子可爱,竞然唱起了老俩口学毛选,我敢紧凑上去过了把老头瘾。惹的大家笑的前仰后合,多年没有这么开心了。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查济村是黄山脚下的一个小村,我们来这里只为寻找童年的记忆一一小桥流水。

    说实话古村落有些破败,可见历经沧桑。它沿着一条小溪而建,小溪蜿蜒曲折,两边的房子不大,白墙灰瓦。当年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家境不错。为了方便交往,溪上建了很多小桥。桥下村妇用古老的方式洗衣服,身旁一群小鸭在嬉水。小桥,流水,人家。真美!这是真的吗?我们没有穿越历史?是的!我们正走在2018

    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做小生意,酒坊,石坊,宣纸坊零零种种。我见到一家陈氏酒坊,因为是本家就走了进去,酒的品种很全。老板是女的,我说也姓陈,她很热情,告诉我她是湖南人,酒全是自家酿制的。我说你祖上应该是江西“义门陈",她连连称是。村民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显得很精明。

     查济村是书画基地,到处是写生的学生,三五成群的,一人独处的,还有的在老师的指导下作画。我上学时也有这个爱好,就看了几处,学生的功底不错。我想他们中间将来准能走出全国知名的画家。

    大家玩兴正浓时,突然发现一条小狗在小溪里捉起鱼来,既憨态又认真,不由得让人捧腹。虽然它忙话了半天一无所获,却给我们带来乐趣。都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条狗管得更宽了。

    村里的古建筑很多,有明代的,清代的,风格各异。跑马楼,小姐楼,说不上名的还很多。我觉得最有特色的还是明代的小姐楼,虽经五百多年的风霜仍不失古朴,典雅。我和几位同学到小姐们绣楼上看了看,小三间东边是小姐的闺房,西边应该是丫环住的,中间是小姐的绣房。想到过去的小姐,再看看身边的同学,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小姐家里很富有,从出生到出嫁也只能生活在这个小天地里,有幸福吗?

    古村游玩的时间并不长,我们却仿佛穿越了历史,走的很远,很远。是清代?明代?还是走进了”桃花源”?我们仿佛走进了梦里,走进了——小桥,流水,人家……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