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新峰:家乡的小山

2018-11-16

    家乡在淮河边,说到淮河很多人会想到大别山。大别山离家乡还有点距离,虽然近在咫尺总是看得见摸不着。
    淮河从县城流过,淮河的支流洪河、白鹭河、闾河把家乡分割成一片一片的。淮河的北岸是平原,南岸是平缓的丘陵。河流迁徙后留下的旧河槽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小湖泊,天镜湖、七星湖、月牙湖、兔子湖、扁担湖、好像每个小湖都有自己神奇美丽的传说……
    家乡的风景确实很美,但心里还是觉着缺点什么。缺什么呢?缺少一座山。如果家乡不但有水而且有山,就会成为天下最完美的地方,为此常常会在梦里见到家乡的山。
    实际上家乡是有山的,从小就听老人们说期思古城南边不远有座小山叫灵山孜,只是我从来没有机会去看过。家乡是平原县,怎么会有山呢,心中总是半信半疑的。我经常光顾的是淮河南岸的猪拱城,这是一处汉代的古城遗址,据说它是家乡海拔最高的土岗。因为淮河的冲刷,岗坎很陡峭,岗下是低洼的淮河滩涂,因此土岗显得格外挺拔巍峨,这大概就是我梦中经常出现的山的形象。只可惜后来修渠修路把这座古城挖的所剩无几,远远看去就象一个硕大的坟丘。我很失落,以后就很少到那里去了。
    二00九年的春天,我和县文物普查队的吕一等同志去了灵山孜,终于第一次亲眼目睹了灵山孜的风采。远远望去,灵山孜就像俯卧于白鹭河左岸的大龟,难怪人们把此山呼着灵山孜。灵山孜走势略呈西南、东北方向,绵延约二里许,在远处隐约可见山上的电信铁塔和半山腰零星的住房。此时,红日高照,暖风微熏。灵山孜离我们越来越近,山脚下的杨柳,山头上的油菜花在微风中轻轻摇动,仿佛正向我们招手致意。终于看到了家乡的山,山虽不十分高大心中却有一股难以察觉的冲动,这种冲动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眼望着山北大片的麦田随口吟道:“紫燕呢喃报早晴,灵山远望春光浓。期思仍绿当年柳,淮水长流故国情。自有黄花开满岭,不与大别争高峰。春风不计贵和贱,又让满田麦浪青。”
    从山北小路盘旋而上,看见山脚处有很多裸露出地面尚未发育成岩石的黄白色泥岩,不觉惊呼道:“这是真正的山,决不是普通的丘陵土岗。”是的,这应该是大别山向北隆起的最后一座山峰。她的海拔约50多米,绝对高度在70米左右。及至山顶,发现山上有两座铁塔,一座尚在建设之中,看来移动、联通两公司正在争夺淮滨南部的制高点。山顶上除留有过去的村部,学校房基遗址外,别的什么也没有,半山腰的几处民房也早已人去屋空。与农夫攀谈,方知1968年淮河特大洪灾时全村人都在山上避难,之后建房住于山上。如今山下公路便利,白鹭河堤埂坚固,无复水患之忧,又全部搬到山下居住。据说很早以前山上也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灵山庙,香火很盛,如今遗迹难寻了。顺便在山顶转了一圈,山峰东南部种满油菜,正值油菜花开,满山金光灿灿光彩照人。山的西部有一大片杨树林,青绿色的尖圆树叶,在山风中悉悉作响。向西张望,白鹭河从西天飘然而至,又在南山脚悄然东去。南望大别,大别山隐约就在眼前。北望淮河,淮河与灵山孜之间是一道由旧淮河冲刷而成的巨大谷地,无尽的碧绿渐渐掩于迷茫的烟云之下,淮河在更远的故道之北,显得似有似无。空旷的田野之中,一峰突兀二水争流,白鹭绕于前,淮水环于后,灵山孜悄无声息又那么自信的挺立着,这景色是那么的原始又是那么的熟悉。这里应该是搞观光农业的好地方,也是休闲疗养的好地方,我如果能在这里结庐种田,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生活该有多好啊。
    终于圆了家乡的梦想,心情自然很好,但很快又为灵山孜这么美丽的地方却从未受到县人的青睐而感到沮丧。人是有思想的,会为美好而欢欣,也会为不平而愤怒。我不知灵山孜有没有思想,她那么美,在家乡却并没有争得应有的名份。她南对大别山的高大不因自己的矮小而惭愧,北望名列“四渎”的淮河不因自己的无名而自卑。千百年来灵山孜年复一年的任人开垦任人居住,年复一年的生长着小麦、油菜、野花、树木这些平凡的植物。我觉得还要再为灵山孜写点话才行,寻思良久,很难找到贴切的语言,只能轻描淡写地说:“一岭黄花风下摆,万株杨柳鑚天台。淮河滚滚大江东,白鹭悠悠日上来。牛牧耕夫常作伴,清风明月在心怀。淮滨因有灵山孜,岗地平原分自开。”灵山孜虽然很小却是家乡唯一一座名符其实的山,这是其它岗丘不能代替的。灵山孜成为我心中的骄傲,我可以自豪地说我的家乡不仅有水而且有山。
    转眼到了2011年,朋友突然告诉我灵山孜在修高速公路中被挖的已经不成样子。我听后愕然但又无言,高速公路能拉近家乡与世界的距离,可高速公路尚未通车就让灵山孜和我都受到了伤害。保留几千年的家乡名胜被挖掉了,高速公路撞倒了家乡的唯一小山,淮滨的桃花源从此消失,种菊灵山孜的美梦彻底破灭。这样对待灵山孜未免太不公平啦!为什么就不能在低洼地取土呐,取土后形成的大水塘还可以养鱼。为什么竟没人对灵山孜提出保护呐,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修路挖掉了灵山孜,使我想起了著名寓言《愚公移山》,愚公为修路要挖掉太行、王屋两座大山,日夜挖山不止,终于感动上苍,天帝派神仙把两座大山背走了。灵山孜太小,不可能惊动天帝,我想哪怕是天帝的伙夫或什么下人不需费力便可摆平灵山孜。智叟嘲笑愚公不自量力,是因为他想到两座大山的体量决不是愚公的力量能摆平的,但是他没想到愚公竟然提出子子孙孙没有穷尽的概念,这种理念使智叟反而成为被嘲笑者,看来智叟非智也。即便如此,当灵山孜被挖,智叟没有出现我也感到非常沮丧。山之颓犹如人之逝也,人死不能复生,山颓焉有再长之理。人之精神由文字传于后世,灵山孜精神怎么办呢,我只能写下这篇短文,算是对这座可怜小山的纪念,并且告诉我们的后人,我们淮滨县实际上是有山的,只不过它为淮滨修高速公路牺牲了自己,希望我们的子孙不要忘记它。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