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县人民法院不畏艰难 誓与老赖斗到底

2018-11-29

 河南经济报记者 李小宝 通讯员 陈亚 马威

2017年5月,家住淮滨县期思镇的张某和妻子符某在街道被臧某某撞伤。二人治疗恢复后向淮滨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臧某某赔偿医疗费等费用。2017年9月份,河南省淮滨县人民法院判决臧某某向张、符二人支付赔偿款6000元,保险公司支付剩余部分。判决后保险公司的赔偿款迅速到位,然而臧某某却一直拒不履行。2018年7月,张、符二人向淮滨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由此,一场执行干警与失信老赖的持久战拉开了序幕。

一天的蹲守

11月20日,秋风瑟瑟,从天没亮就开始,执行干警丁焕清带着同事在被执行人臧某某租住的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某小区已经连续蹲守了近12小时。法警出身的丁焕清从车里出来,给书记员递了支烟。

“他还没出来吗?”

“没有。”

“快等一天了,等到天黑,再不出来就算了,估计可能真的是不在家。”

天就要黑了,书记员徐大龙眼神好,突然,他指着小区单元楼下大喊:出来了!丁焕清立刻带着自己的书记员围了上去。

“我们是淮滨法院执行局的,你因在与张某、付某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中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转移财产,且拒不履行我院对你开出的罚款处罚,现决定对你采取拘留15天的处罚,和我们走吧。”

十面埋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围堵臧某某了。之前在淮滨老家,丁焕清也曾数次带人前往臧某某家中,均无所获,甚至有一次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臧某某在家,但是依然被他逃脱。直到近日得到消息,臧某某在老家秋收结束,已经去浙江杭州亲戚家去借住,很快找到工作就会再次搬走,到时候想找到他就如同大海捞针了。院领导经过深思熟虑,同意丁警官开上大车,多带些人,争取不让被执行人逃脱。

丁焕清带着三个同事,四人将车停远,穿上便装,蹲守在臧某某所住地附近,从四个方向盯着臧家,并保持时刻眼神交流,展开了十面埋伏。此时,让臧某某绝对想不到,一张无形的网已布置在他身边,只等其自投罗网。

百日执行

回顾整个执行经过,案件虽标的不大,但被执行之狡猾,执行过程之艰辛也是执行干警所未预料到的。2018年7月10日,张、符两位申请人向淮滨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看到案件标的额只有6000元,丁焕清并没有觉得会很难执行,心想着,现如今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不差,谁家会差这6000元,案件应该可以很快执行掉。于是,丁焕清依程序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并让书记员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臧某某的银行账户,打算如果臧某某不配合,就直接从网络冻结扣划其银行卡余额。

一周过去了,臧某某并没有任何反应,不打算主动履行。但是就在丁焕清打算在网络查控系统冻结其银行卡时,发现在收到执行通知书的当天,有一笔20000元的取款记录。丁焕清打通臧某某的电话,得到了这样的回复:“钱就是我取走了,我就是不想给他们,想讹我钱没门,有本事你们就来抓我!”被执行人如此嚣张,且转移财产的行为极其恶劣。丁焕清向其开出了50000元罚单,将罚款决定书邮寄给臧某某,并开始带着同事寻找臧某某的踪迹,期望将其拘传回法院,处罚其抗拒法律的恶劣行为,打击其蔑视法院的嚣张气焰。由此,丁焕清正式开始了这件小标的案件长达百日的长期斗争。

千里追逃

申请人张某、符某二人都是本地的良善百姓,二人一辈子勤勤恳恳,农忙种地,农闲打点零工补贴家用供孩子上学。如果不是发生交通事故,他们的生活也是会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医院住院数月,花钱如流水,治疗费用都是和亲戚朋友借的。臧某某拖欠这6000元,看起来金额不大,但是对两位农民来说如同一个怎么办也补不上的巨大的窟窿。也正是这样的特殊情况存在,丁焕清才对臧某某的行为深恶痛绝,对其开出高额罚单。并且从淮滨一直追到浙江,不辞辛苦,横跨千里,终于将被执行人拘留成功。

最后的故事

在拘留所里的臧某某终于清醒了。他向丁焕清表示:我愿意履行,能不能放我出去,罚款也能不能少一点,我总共就6000元没给,50000元的罚款是不是太多了。丁焕清告诉臧某某:执行款和罚款一分都不能少,再有侥幸心理,只能将你按照拒执罪追究刑事责任。现在立刻履行执行款,我们可以给你一段时间准备罚款的钱。如果依旧不打算有所作为的话,拘留所出门右转的看守所就是你的下一站!

时代发展日新月异,社会变化应接不暇。但是无论怎么样这个社会都是有不可触碰的底线的。法律就是决不允许公民左右横跳的底线,一旦跳过了线,就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