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蛮北侉牵手在淮河之滨

2018-12-28

 今日淮滨  吴 涛

    淮滨,淮河之滨是也,素有“临港福地”之美誉。
    接到河南省杂文学会“走读淮滨”笔会的通知,我便查地图“做功课”,知道淮滨县位于北亚热带与暖温带气候过渡地带,淮河将其一分两块,造就了“淮南”“淮北”的生态和植被及农作物生长都有明显不同。
    印象中,安徽的蚌埠与淮滨的情况很相似。曾经两次到过蚌埠,印象很深的是,作为我国重要的南北地理分界线的淮河,自西向东从蚌埠穿城而过,因此,表示着中国的南北分界线就从这里分开,往左边跨一步就是中国的北方,往右边跨一步就又到了中国的南方。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蚌埠人被北方人认为是“南蛮子”而同时被南方人认为是“北侉子”的有趣现象。蚌埠人戏称,他们是“南蛮北侉牵手在淮河岸上”。
    对于我们河南人来说,蚌埠属于“南方”,而南方人则又认为它是“北方”。在地图上看,蚌埠的地理纬度是北纬32.57,淮滨是北纬32.44,基本上在一条横线上。同为淮河流域,都是“言分南蛮北侉、食分南甜北咸、行分南舟北车”。从这一角度讲,淮滨何尝不是“南蛮北侉牵手在淮河之滨”呢?
    来到淮滨,热情的主办方安排我们参观临港经济区的河港,更为“南蛮北侉牵手在淮河之滨”增添了注脚。
    因为生长在内陆地区的缘故,我对港口最早的认识始于小时候看京剧电影《海港》,其中有句唱词“大吊车,真厉害,成吨的钢铁,它轻轻地一抓就起来”,多年后仍然耳熟能详。后来。陆陆续续去过上海、天津、深圳、南通、江阴、武汉、连云港、盐城等地的海港,一次次地仰视海港物流云集、塔吊林立的场面,一次次地被忙碌的场景所震撼。但,河港则很少见。特别是生活在河南,一提起中原的交通便捷优势,多指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和南北交叉的铁路中心枢纽地位,航运、造船似乎都跟河南没有什么关联。于是,没去淮滨的河港参观之前,便尽力想象着淮滨内陆河港是什么样子。
    7月初一个细雨霏霏的周末,我来到了淮滨饮马港。
    饮马港目前是河南省最大的港口单体工程,也是淮河中上游第一个港口。站在码头上可以看到,两个装卸机长长的吊臂正在吊运河沙,远处的水面上,几艘巨大的散装货船正各自忙着装载货物。“饮马港坐拥淮河主航道,航运可直达皖、苏、浙、沪等省市。”陪同的淮滨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赵军华介绍道。“哦?从咱们淮滨还能直抵上海呢?”有人插话。“是啊!淮河从这里往东南方向顺流而下,通过江淮运河与长江连接,可以直抵上海,流进入海口。”赵军华说,淮滨有别于其他地方的交通区位优势之一,就是该县历史上是著名的水运码头,内河航运在该县交通史上有过特殊的地位和贡献。据介绍,现在的饮马港是2012年开工建设的,2014年投入使用,共投资7600万元,共设有4个500吨级泊位,年吞吐能力125万吨,其码头部分长246米、宽24米,主营业务为运输粮食、水泥、黄沙等大宗散装货物。“淮滨在航运的优势很大,就算是枯水期也能运载2000吨的大船。”淮滨临港经济区的同志自豪地说,淮滨县以“滨淮福地、临港强县”为奋斗目标,准备打造公铁水一体化的信阳淮滨港。

    坐拥中原河南,又可以通过航运直通大海,水运物流通南北,南来的北往的,为淮滨的经济发展不断注入新鲜血液!真该为淮滨人民高兴和点赞!同行一个笔名玉如意的诗人随口吟咏了一首《七律·饮马港》:“驱驰数里问淮沿,一路烟乡鹭影翩。饮马港前旗猎猎,白湖闸外柳芊芊。江中百舸从斯造,河上千帆自此悬。偶遇船工谈往事,波澜惊处动心弦。”
    来去匆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在淮滨只停留了两三天。时间虽短,收获颇丰,我用相机和笔尽力记录下了所见所闻的点点滴滴,即使这样,也还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感觉意犹未尽。
    没关系,好在黄淮是兄弟,淮滨,我还会再来!祝愿“南蛮”“北侉”永远像兄弟一样牵手在淮河之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