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银洲:对视

2018-12-28

     今年国庆假期,三弟的儿子结婚,我和老伴儿回了一趟老家。一是参加侄儿的婚礼,二是看望老母亲。母亲今年八十六岁,眼不花,耳却聋了。
    我没来郑州前,住在县城,两个弟弟都在乡下。母亲想我了,就来城里住上一段时间。农忙时节,她仍然急着回乡下,帮三弟做饭和收拾家务。
    这次回老家,因为大家都忙,我和母亲只是见了面,并没有在一起闲坐。直到临走时,我和老伴儿才和母亲在一起待了十几分钟。
    由于母亲耳聋,跟她说话特费劲。偏偏我又有慢性咽炎,不能高声说话。所以,我们和母亲只是默默地枯坐着。走之前,我说,妈,我过年不回来了,您要保重身体!
    母亲看着我,表示没听见。我加大力度,连说三遍。母亲终于听见了,她说,不来就不来吧,我身体没大毛病,别挂念。
    回郑州半月之后,一天中午,手机提示有人加我好友,翻开一看,是二弟的儿子,堂兄弟间排行老三。我们兄妹六人,家庭成员二三十人,会用手机的都在一个群里,但我和侄子侄女们并不是好友。加好友已毕,侄子发来短信,大伯,俺奶想您了。我说您可以用手机视频看到大伯,俺奶还不相信。大伯有时间跟俺奶视频一会儿吧?
    我问,你奶身体怎么样了?
    侄子说,没问题。就是说想您了。
    不大一会儿,微信视频铃声响起,我点击接受后,先是看到了侄子,紧跟着看到了母亲。
    母亲喊了我的名字,说,真能看到呀!跟真的一样。
    我说,就是真人呀!我知道她老人家听不见,用力喊了一声“妈”!
    母亲说,别使劲说话,你嗓子不好。我就看看你。之后便不再说话,只是看。我和母亲就这样各自盯着手机屏,什么都不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听见侄子说,奶,手机没电了。母亲苍老的面容这才消失。
    在后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先后与外甥、外甥女、小侄子的手机,视频了三次。每次都是和母亲对视到手机没电。
    十二月初的一个晚上,女儿打来电话说,奶奶跟你视频聊天上瘾了。有人来看她,就找人家要手机,要和你视频。自家亲戚当然要满足她。可邻居们来串门,她也是让人家开手机视频。邻居不知道你的微信号,就没有办法接通,为此,俺奶还生邻居的气呢!
    听了女儿的话,我真的心里很酸楚。春节回家吧,一票难求,又携家带口,要转几次车,还要徒步一段土路。遇到恶劣天气,如同难民,十分狼狈;不回家吧,母子相距近千里,弟弟和弟媳用的还是老式手机,无法视频。母亲要看我,就得求助别人。当然,我也可以让弟弟、侄子们把母亲送到郑州来,但这样,另一个问题就来了:二弟三弟住在乡下,母亲是不是又要和他们视频呢?
    父母在,不远游,谁也别当耳边风!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