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胜今:金草的微信

2019-02-05

    刚收割的麦茬地散发着麦香,平坦辽阔的洪淮河平原是金色的,一如端午节庄稼人刚出锅色香沁人的油疙瘩。金草蹲在田头,看着旁边堆得像小山似的六十多袋麦堆子,看着东南已经翻过淮河的漫天乌云,看着手握的还在黑屏的华为智能手机,她责备着面粉厂收麦老板的迟到,显得极其焦急和茫然。她突然对麦茬产生了兴趣,她的目光落在稠密金森林下坷垃间一条正在蠕动的红蚯蚓。一只白花蝴蝶,在麦茬上飞来飞去,找不到落脚点儿,一个转身,飞到旁边绿油油的红薯地。她发现白花蝴蝶降落的红薯叶背面,一条浑身青绿的老豆虫正在大快朵颐。
    而东南天已经开始雷电交加,大雨也许正越过淮河就在淮滨县城的上空,说不准这三十里路它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赶来三里庄。金草的心更是着急。
    着急的还有村邻们,大家站在各家地头的麦垛旁,不停地问着金草联系的收麦老板为何现在还没到来?
    哐哐当当,三辆收麦的大卡车终于从固城驶来了,黑高个子的收麦老板下车就喊:“在银行取款排队耽误了大家。金草,谁是金草?”
    “我是金草。”金草举着手机说。
    收麦老板打量着这位皮肤白皙穿热裤丝光袜的农家媳妇说:“麦场上晒干的小麦一块一毛五一斤,田头现收的潮小麦一块一,你家麦还卖吗?”
    “卖!”
    金草心说,端午节割了小麦就要犁地、上水、和秧田、插秧苗,一个活儿接着一个活儿,抢收抢种,谁有那功夫去晒麦?婆婆之前就说,现收小麦带点潮气少卖几分也划算。
    “还有谁家卖?这天可要下雨了。”
    的确,东南风越来越大,尘土裹挟着碎麦秸到处飞舞,天暗了不少,四周麦田里赶来的村邻们也都吆喝着卖。
    “好,开收!”收麦老板一声令下,一辆卡车停在一家地头,从车上跳下来几位扛包工,抬着磅秤便称麦装车,收了这家收那家。
    金草家称了六千三百多斤,看完数字,收麦老板突然说:“金草,取的现金用完了,后面的只能用微信支付了。”
    金草心说微信就微信,微信收款提到银行卡一样是钱。刚点头,收麦老板六千九百多元的小麦款转账便到了。金草连忙点了收款,才抬头,就见收麦老板和左邻右舍的邻居都在看她,看她手里的手机。
    一位驼背老大爷说:“老板,俺们老年人用的是百十块的老年手机,没那微信功能,你用微信咋着把钱转给俺?”
    另一位白发大娘也说:“是呀,老板,在家种地的都是老年人,除了金草有智能手机有微信,俺们这老头老太太哪有微信呢?你和金草说说,代收下。”
    金草想想可不是,因为陪孩子上学,几个月前自己从上海打工回来,整个村庄就没遇过在家种地的年轻人,还真的只有她有微信。代收就代收吧,大不了明天去银行把钱取出来,一一分给他们就是了。金草没想到自己的微信,还能帮助村邻。金草高兴地点头。不过,金草发现人群中的何高让一直在看自己,皱纹密布的脸眉头紧锁,是乎在担忧着什么?金草没时间多想,她只知道何高让住村西头,少言寡语的一位老人。
    乌云已经翻卷过来,三里庄已经笼罩在电闪雷鸣之中。就在何高让满脸愁云来到金草的身旁时,金草的手机却突然自动关机了。金草责怪自己太粗心,提前没把手机充满电。这雨马上要下了,何高让家的麦子称了还未给钱装车呢。
    收麦老板正要转账,金草连忙摆手说:“我这手机没电关机了。”
    “关机也能转。”收麦老板看看何高让看看金草说,“我先把他家的卖麦钱转到你的微信,等你回家手机充电,开机点收款就行了。”
    “那不行!”金草有些着急地说,“这不是三块五块三十五十,这是五六千块,你走了,我回去手机充电,开机发现你没转,我不是要赔他家卖小麦的这笔钱?”
    “金草你放心,”收麦老板心说金草安全意识这么强,他北望三里处的固城街说,“白公胜建固城也两千五百年了吧?咱固城人向来说话算数!你不让转,我不敢装他家麦子,这雨马上就落下来,他家五六千块钱的麦子就要泡水了。再说我那么大面粉厂在固城街上,我还能舍下它去跑这五六千块钱?”
    金草被何高让说愣了,她什么时候与何高让有仇了?不过这一提醒,金草忽然想起十年前她做月子难产,自家架车车胎破了,丈夫就到何家去借架车拉她到医院。可何高让太迷信,说架车碰到月子血不吉利,坚决不借。因为找架车耽误了时间,金草送到医院差点没抢救回来,金草丈夫好长一段时间,提到何高让便咬牙切齿。但人不能总是生活在仇恨中,金草和家人早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金草向何高让笑,她不想再作解释,也没解释的时间了,因为黄豆大雨点子东一个西一个已经砸下来了。
    “大家快帮着装麦子!”金草一边招呼左邻右舍,一边向收麦老板说,“你转吧!”
    说罢她也开始帮着何高让往卡车上抬麦子。
    何高让边抬麦子边说:“金草,都是我错怪你了,我以为你记仇记了十年,故意不给我收卖麦款。”
    金草说:“哪会记十年?何况当初那就不算是仇,何叔你多……”金草的话何高让再没听清,最后一袋麦子装上卡车后,瓢泼大雨铺天盖地落下,吞噬了金草的声音甚至卡车开走时的轰鸣。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