轧出一个时代的美丽记印

2019-03-14

 今日淮滨  徐振宇

   信阳地处北纬31度左右,豫东南的我们南北均沾,我们也分不清自己是北边人还是南边人,北边的人叫我们蛮子,南方人叫我们侉子。蛮子爱吃米,侉子爱吃面。有民谚:有钱难买期思陂,一半米一半面。我从小爱吃米,爱喝稀饭;我父亲爱吃面,他在七十年代末曾经动过胃部手术,身体一直瘦剥,母亲为了照顾他,我们家晚饭晚饭大多是面条,我所喜欢的稀饭就只好弱化,但我爱轧面条,当时我把会轧面条这种能力当做我懂事和能干的的一种体现,一种展示。轧面条的时代,也带给我许多的快乐。
    对比现在去超市买成把的干面条或面点加工点买所谓手擀面所谓馍皮饺皮,大多给人感觉不真,缺乏绕指柔的力度和劲道,那时面条制作真得很特殊,男人大多不会擀,轧面条就成了男孩子义不容辞光荣责任,轧面条就有时代特点,就有了年代感。轧面条是一项技术活儿,虽说是劳累的,也产生了很多的快乐,今天,回味起来,仍然感觉暖烘烘的。
    等我也到父亲当年的年龄时候,我问父亲为什么当时那么爱吃面条,他回答得很简单:简便。既当干的,又当稀的,还不用专门炒菜,菜早已下到汤里,吃了面条,还有面汤喝!其实我也知道---当年父亲动手术时,有好几位父亲的同事在母亲没赶去照顾之前,撸起袖管擀出柳叶面,少吃多顿,一天n顿的面条救了父亲。父亲还说补充说信阳明港人说留你晚上吃饭喝汤,千万别以为煲得是什么骨头汤、菌汤之类的,那其实就是吃面条喝面条汤。
    作为孩子自然不是多爱吃面条,但为了照顾家里主要劳动力,也便差强人意,哄哄肚子了事。擀面条是要有个技术活儿,面得和熟,擀得力道要均匀。若是擀得厚,切得短,粗粗的,成了蚯蚓腿,那是肯定要被骂的,被传为笑柄,且做出来的面条,被冠以一个响亮的名号"鸭子食”。
    有了轧面条机,给许多人带来了方便,也让很多人避免了尴尬。孩儿们老早就可以把面条轧好,大人们可以干活回来下现成的啦!
    我们当时是在期思中街老鲁家轧面条的,负责此项业务是鲁家婆婆,刚开始,去的人少,她给我们拌面,后来她帮助我们拌面,再后来,她让我们自己拌面。
    她家先前有几个大的钢筋盆,还有四、五个大砂盆,钢筋盆没有大砂盆用着方便,大砂盆外面没有釉,里面都有赫石般颜色的釉,拌起来干净利索,拌面和和面要求相似,熟手要求手光、面光、盆光"三光"。有大缸一口,有水其内;有舀水瓢一把,飘荡其上;茶缸若干,散布左右。因为干得多了,特别是我想拌出最理想的效果,我也慢慢地慢慢摸索出拌面要领。兑水的学问大了去啦!先将舀来的水兑入大砂盆的面中,大把搓揉,洁白的面由粉状转为絮状,可以单手搓,转圈搓、也可以两手齐搓,继续轻拢慢捻,絮状逐渐呈现粉砂状,面又回归细沙状,呈现微微的隐隐约约的青色时,面拌熟透了,用手扬起来,那是飞花贱玉,面粒均匀,若云若雪,可以抓之成团,散之若沙。
    当然,这一种大开大阖、聚散自如、出神入化的技能,需要潜心体会,反复实践,是建筑在许多次惨败的基础上的。
    作为成功之母的失败惨状百出,有的兑水兑多了,一塌糊涂,到处捧着湿面,给人家换干面;有水兑少了,面依然固我,面依然是面。面拌得晶莹剔透,抓之成团、揉碎成粉的时候,拌面的功夫也就达到上乘了。拌硬了,面干,吃起来像啃棒槌,面太瓤,容易浓(面汤呈浆状);面拌熟透了,轧出来的面像一匹有纹理的锦缎绵延而出,当然轧面条的人不容易看见,因为他(她)得使劲转动火车车轮般的轮盘上的手柄。
    小一点的孩子得两个合抱着手柄搅,有力气的男孩子一个人就转的呼呼作响,遇上年老体弱的,我们经常帮助他们轧,有时可以帮助好几家轧,一会儿就轧一遍,拌得好的,三遍一轧,长长的面皮切成齐刷刷的或粗或细的面条,被揪下来,成把儿的搭在面盆的边沿儿,端着回来真有一种战士凯旋般的感受。
    人多了就得排队,有人怕别人加队,预先抓一把拌好的面放上;有的面放上装料箱以后才发现太硬或太瓤,还得兑水或兑面,鲁家婆婆亲自下手,粗枝大叶地盘弄盘弄,草草了事;也有不高兴的,想轧细刀的轧成粗刀的;有的因拌面不均匀,面条轧出来难看而羞赧不已的;有的坨成一团,回去掏面 (面的颜色太难看,别人不给调)。
    面条下熟了,把切好的白菜、黑菜、荠菜和小青菜等撒进去,把面染成绿色,莹碧可口,有时还会衬托上荷包蛋和西红柿,搁上葱姜,佐以蒜醋,偶尔能吃上一回肉丝面,更是让人回味良久。
    夏天酷暑难耐,我们轧出粗刀面条,下熟之后,捞出,浸到刚汲的深井的水里,再装碗,浇上蒜泥,淋上醋水调料,拌上辣椒炒鸡蛋,纵感丝滑,消暑解渴。
    大年初二,人们必吃面条,寓意幸福快乐绵延不断,钱财连连,于是,人们给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钱串子。
    相传周武王伐商时在岐山遇到像"龙"的怪兽。杀了怪兽,为鼓舞士气,决定每人分吃,但是人太多,不够分,就和面拉条煮汤,每人分喝一碗,人们感到很好喝,这就成岐山臊子面的雏形,面条的美丽造成面条的美丽传说。
    饥饿是最好的调味料,而饥饿带给人的不止是饥饿的记忆,更是一个时代的记印。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