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敏:飞 雪

2019-03-14

    雪花从早漫舞到黑,一直都没有停息,教室外的走廊里落满了积雪,走在上面得格外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摔跤,再加上寒风肆意地吹打着雪花,少了几分下雪的惬意,多了几分寒气。
    夜自习,我提前来到教室。看着埋头学习的学生,我关心地问候一句:“下雪了,天冷了,大家要注意保暖。”我又补充了一句“有没穿袄的吗?”“有,梦没有穿。”我以为学生跟我开玩笑。又问了一下 “谁没穿袄呀?”“梦”。“为什么呀?”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袄洗了,没干。”梦低着头,小声说。
    梦是我们班一位既勤奋好学又积极上进的女孩。上课时,总能看到她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始终在盯着你,脸上总是挂着阳光般的笑容,看着这样的学生听课,很是欣慰,总想把最好的方法都倒出来,更想用心灵和她对话,让她领悟到学习的秘诀。梦是一位来自农村的孩子,也是我们学校的一位住宿生。平时她总是默默地低着头学习,很少见她说话。当同学有问题求助于她时,她总会热情地讲解,俨然是一位小老师。
    作为老师,我们往往只关注学生的学习和考试的成绩,却很少关心孩子们的生活。真没想到在这寒冷的冬天,零下的温度,大雪纷飞,她的棉袄洗了没干,却没有第二件棉袄穿。
    “我送你一件羽绒服穿。”我告诉梦。班里顿时沸腾了。有的学生闹腾着“我也没穿袄。”还有的叫着:“早知道,我也不穿袄。”我知道,他们不是遗憾,而是羡慕,更多的是惊喜。“梦,走,到我办公室穿袄去。”我拉着梦去我的办公室。因为有时值班,我带了一件羽绒服和毛衣放在办公室备用,结果也没穿,准备带回一直没拿回。幸好没带回,今天可派上大用场了。我很得意。
    到了我办公室,我让梦把她的外套脱下,结果发现,她穿着一件较薄的毛衣,外面只有一件校服和一件普通的薄褂子。我赶紧把袋子里的羽绒服拿出来打开,帮她穿上。
    还好,虽然有点长,但还是很合适的。我让她把我的厚毛衣也穿上。她说穿的有。我告诉她:“毛衫也送给你。装袋子里,拿到住室。”然后帮她把毛衣和她的外套一起装进袋子里,我们一起回教室。
    走在走廊上,梦对我说:“老师,我周末回家让我妈洗干净,下周一还给你。”我挽着她的手,笑着说:“这袄就送给你了,我不要了。”“这怎么行呢?”梦有点不好意思。“没什么,我还有袄,真的不要了,送给你。”梦很不好意思地说:“谢谢老师!”
    我和梦刚走进教室,班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很多同学说:“梦穿的太好看了!”可能是梦平时穿的都是暗色衣服,很朴素,突然穿靓丽的玫红色的羽绒服,人显得更青春靓丽。
    玫红色是我的最爱。当时在市里办事,在服装专卖店闲逛,偶然发现这件亮丽的枚红色的羽绒服,无论是颜色还是样式,我都非常喜欢,真是“一见钟情”,虽然当时觉得很贵,但还是咬咬牙,很坚定地买回来。给梦的那件毛衣,同样是玫红色的,还有手工的绣花,同样是在市里的一个专卖店买的。
    虽然都是我的最爱,虽然送给了梦,但我丝毫没有觉得遗憾,反而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用我的最爱温暖了最需要的人,岂不是最大的快乐?
    看着全班孩子羨慕的眼神,我开玩笑地说:“梦,来,咱俩再照个合影,让他们再‘嫉妒’一把吧。”孩子都兴奋起来,都嚷着要帮我们拍照。
    窗外的雪花仍在寒风的吹拂下飞舞,可能被教室内的沸腾感染了,我觉得它们也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唱起了欢乐的歌。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