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效林:心之三峡

2019-03-22

 儿时,诵唱着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三峡那湍急的江流便攫走了我幼小的心灵;上中学时,诵读着郦道元描写三峡的美文佳句,三峡四季各异的美景便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底;屈子、昭君及神女峰的传说,更给巴楚之地涂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令我对三峡心驰神迷。但在那个连温饱都成问题的年代,去亲历三峡之美无疑是痴人呓语;工作后生活虽稍有改善,但因种种羁绊久未成行。时值公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龙凤呈祥之时,志高户外旅行社钜惠三峡之行,令我怦然心动,不惜丢掉坚守半生的诚实之名,谎称他事推掉公务,随“瞌睡”(淮滨户外旅行社带队网名)一道踏上了三峡之旅。历经大半天的颠簸,当天下午三点多终于抵达了宜昌,住在了龙泉古镇。此时虽已身心疲惫,但小镇的异域风情,依然使我们兴致盎然,虽说没有回眸的景致,但一想到明天便可亲历三峡,心中依然兴奋难耐。

图一:龙泉古镇
第二天吃罢早饭,我们便乘坐大巴前往西陵峡谷,可谁曾想当地的导游是个新手,刚出门就给带错了路,绕了一圈才找到正道,可是刚走不久,当地导游又给我们收取新增的夜晚坐船过葛洲坝船费和耳麦的租用费,搞得我们措手不及,还未见到三峡的踪影,心理便涂上了一层灰色,好在导游最终妥协,先收夜游船费耳麦租用到时自愿,方使我们心情慢慢恢复过来。历经波折于上午10点左右我们一行终于进入了三峡峡口。登上张飞擂鼓台俯视长江,依然可以感受到昔日三峡的烽火硝烟,站在“三峡起始点”的巨石旁,我在心底自豪的呐喊:“俺老张来了!”

图二:登上张飞擂鼓台俯视长江
随后我们跟随导游来观看表演,虽然排队等待令人心焦,但一想到三峡丰厚的巴楚古韵,心中便充满了期待。可谁曾想好不容易来到现场一看,演出舞台很小,而游客又很多,坐在后面根本看不清楚;再者,演出时间很短,内容单薄,令人大失所望。但一想到我们马上就可以坐船去游览三峡壮美的风光了,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跟随导游转了转周边的小景点。接近中午时,我们终于登上了游轮,此时,我心情无比的激动:我渴盼半生的船游三峡之梦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我终于可以尽情的拥抱三峡,饱览三峡壮美的景色了!随着游轮缓缓的向西行驶,我的心也随之向前漂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泓碧绿而平缓的江水,两岸的山势也比较平缓低矮,并未见郦道元笔下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之景象,船行驶在江面上就像是行驶在平静的湖水中一样平稳,没有一丝波澜,这哪里有古人笔下的激流险滩?更无“苍苍两崖间,阔峡容一苇”的峡谷之感!难道这就是让我魂牵梦萦绕的三峡之旅?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无奈游船即将结束行程,我也只好跟着行人悻悻的踏上了江岸。好在导游过来安慰我们,夜晚乘船过葛洲坝之游绝对让我们不虚此行,我们便又跟着导游去游览白马洞。去白马洞寻找“白马”要经过洞中的一条地下暗河,我们乘一条小木船在洞中缓缓行驶,洞中朦朦胧胧的灯光给白马洞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我们一行好像是探险队一样在洞中踽踽前行,更有哪位好事者故意把小船踩得东摇西晃,惹得胆小的美眉惊呼“坏蛋”!洞中的乐趣暂时冲淡了中午船游西陵的遗憾。

图三:船游白马洞
傍晚我在美食街草草的吃了点晚饭,便急忙赶到码头,可来到大厅一看,别的团队都在发票准备登船,可我们的团队还未见一人,急得我惊呼:“人呢?”原来他们还在那里海喝山吃,当等到导游到来拿到船票时,我便第一时间向游船冲去,可来到游船一看舱位都已坐满,我便随一部分游客来到三楼夹板上,卷缩着身躯忍受着夜晚江风的侵袭。好在这里视野开阔,能直观船过大坝情景,而我又不是那么娇贵,冻就冻点吧,俺老张认了!游船的缓缓向前行驶,江面朦朦胧胧,江边零星的小船,灯光斑斓点缀其间,使长江平添了几分妖娆,两岸的高楼大厦流光溢彩,彰显出现代三峡无尽的繁华,扑面而来身着盛装的跨江大桥,让人的眼睛扑朔迷离,她好像是故意贴近你的双眸,向你夸耀她华丽的服饰,让你羡慕她那美丽的肌肤,我的心醉了。

图四:两岸的高楼大厦流光溢彩
是啊!今日的三峡,早已告别“高猿长啸”、“哀转久绝”的悲凉景象,代之以河清海晏、五彩斑斓的繁华盛世。正迷离间,游船进入了葛洲坝,随着船尾闸门的关闭,闸门里的水位迅速上涨,游船也随之从闸内底部快速升至顶部,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了“水涨船高”的情景。接着闸门徐徐向两边打开,游船平稳的驶出了闸门,没有丝毫颠簸。哦!正是葛洲大坝的建成,抬高了西陵峡的水位,昔日“白狗次黄牛,滩如竹节稠”的情景已不复存在,三峡的航道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啊!葛洲坝——三峡第一坝!你安坐于“三江”之上(此地葛洲坝、西坝两岛,把长江分为大江、二江和三江),控制着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长江流域,调节长江水流,造福炎黄子孙。葛洲坝——我为你点赞!夜里,我美美的做了一梦。

图五:身着盛装的跨江大桥扑面而来
第二天,我们乘车前往三峡大坝,途中导游带我们进了一家购物店,导购小姐巧舌如簧,哄得我不惜借债和众人一道“买”了“一堆”螺旋藻。因购物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临近中午,我们还没见到大坝的影子,加之我心里一直在盘算着回去如何向“领导”(妻子)交代,心情颇为不爽。但俗语云:“贪小便宜吃大亏。”谁让自己修行不足,凡心未除?想到这里,我便在心里默念着苏子瞻的词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渐渐地抚平了我那颗受伤的心。时值中午,我们终于来到了大坝景区,遥望大坝的雄姿,心中的雾霾顷刻烟消云散。登上大坝观景台------坛子岭向左眺望,大坝像一条巨龙雄踞于峡谷之中,震慑着桀骜不驯的长江;回眸向坝内望去,江水浩渺无际,江面平坦如镜。若不是回身看一看坝外的一带江水,你真的感觉自己身处平湖之上。对面秭归屈原移祠,遥遥的向我们招手,它也在为今日中华之壮举而惊叹?我想:此时天国的屈大夫一定在慨叹自己生不逢时,同时也为今日荆楚之强盛而感到由衷的欣慰吧。站在三峡截流纪念园从正面直视大坝,他像一把硕大的铡刀,拦腰把长江切断;他又像一条粗壮的缰绳,牢牢的缚住了长江这头烈马。整个枢纽由大坝、水电站、通航工程等三大部分组成。工程历时十多载,投资近千亿,创造了三项世界第一;集防洪、发电、航运、旅游、南水北调、供水灌溉等功能于一身;造福当下,泽被后世,是中华民族创造出的又一个伟大的奇迹!昔日一代伟人描绘的“高峡出平湖”的蓝图,在今天真的变成了现实!中国人民由站起来了逐步走到强起来了!

图六:高峡出平湖
夜晚,坐在回乡的大巴车上,我心潮起伏,感慨良多。我们游览的虽然只是三峡的一角,但它足以让我一斑窥豹:我心中的三峡被彻底颠覆,文人墨客所描述的三峡原始风光已渐行渐远;但我并不觉得遗憾,因为我看到一个正在崛起的东方巨龙的繁荣与强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正在阔步向我们走来!也许有人会说,大坝的兴建,破坏了三峡原始的生态,后人将再也欣赏不到古人描述的三峡瑰丽的风光,一些物种也将濒临灭绝的境地;但三峡水利枢纽毕竟是造福炎黄子孙的国之重器,功在千秋。历史总是要不断向前的,一切事物都是要变化发展的,三峡同样不会停留在文人墨客的笔下。我相信在习近平生态文明的发展战略思想指引下,更多的“三峡工程”会更注重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还自然于宁静、和谐、美丽。想到这里,我的心底又渐渐植入了一个暂新的三峡……
淮风楚韵书于2019年3月13日凌晨

图七:站在三峡截流纪念园从正面直视大坝

张效林,男,出生于1963年11月14日。1986年毕业于信阳师范学院,先后在淮滨二高.淮滨一中.淮滨县中等职业学校工作。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育学会语文课堂研究中心研究员.河南省职业教育学会网络通讯员。曾在«河南教育».«大河报».«中学生报».«语文教育园地».«信阳日报»等发表文章数十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