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兰蓉:西藏游记之林芝

2019-03-26

 

林芝美景在我眼里,更值得一提的是林荫道、巨柏,这跟我自幼特别喜欢树有关。说出来你可不能笑话我啊!我不能看人砍树,特别是那些还没成才的小树,看到了就难过的泪光闪闪。对树如我的亲人一样的情有独钟。

走在林芝去八一镇的林荫大道上,我的身心浸润在童话世界里。远处是蓝绿色的山,有些山巅云雾缭绕,有些则露出皑皑白雪。近处是蜿蜒流淌的尼洋河,翠绿得如同另一片草地。

一排排枝繁叶茂的树,耸立在公路两边,好像在照镜子,那未经过修剪过的枝条,就像女人特意烫成的蓬松发型,把两边的树枝交叠连接成拱门,车在下面穿行,好似进入园林……人人都说这林荫道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而我要说,这里不是宫殿,但又胜过宫殿,那拱门形状让我想起北京恭亲王府那人为搭建的绿色长廊,想起从海南天涯海角往回走的那依山傍海的绿色通道,想起厦门鼓浪屿的音乐路……

从拉萨到林芝只需大半天时间。我们车行得慢,为的是边行边细看,一路赏心悦目。 可能是良辰美景的效应,车子穿越米拉山口后,向东走,便觉得豁然开朗,越走越轻爽,导游说往林芝走的路海拔越来越低,树林越来越茂密。

在林芝的路上行走,顿时产生一种生命的复苏之感。一个天然的大氧吧,它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海拔很低,印度洋的暖流每年夏季都会沿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进入,为藏东南

地区带来大量的水气,降雨丰富,森林覆盖率高。早上从拉萨出发,沿着尼洋河,一路上都是茂密的森林。若说川藏南线是一条景观大道,不如说这里是林荫画廊更确切。在这行走,如同在游览热带雨林公园,完全不像是在青藏高原,难怪有人称她是西藏的瑞士,也有人称她是西藏的江南。而我要说林芝却远远胜过瑞士和江南,她就神话里的“香格里拉”。

林芝地区11.7万平方公里,海拔2900米,境内河流交错、峰峦绵延、湖泊星罗棋布,岩奇洞怪、平泉飞瀑、林海浩瀚、名山圣水交相辉映,构成一幅绚丽壮观的天然画卷。林芝,藏语意为“太阳宝座或娘氏家族的宝座”。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东南部的群山之中。林芝地区下辖林芝、工布江达、米林、朗县、波密、墨脱、察隅七县。

在海拔低的地方,路边生长的是树冠茂盛,树干粗壮的乔木。到了海拔高的地方,则是高耸入云的杉类。特别在鲁朗林海,森林和牧场在路旁交替出现,鲜红的狼毒花,蓝紫色的薰衣草也遍布山坡,总之满途春色,满眼生机,满心欢喜。川藏线的林芝路段几乎囊括了全国各地能够看到的优美景色。从藏南谷地的丰饶、林芝原始森林的苍翠、被誉为“东方阿尔卑斯山”的然乌地区雪山衬托的高原湖,到三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汇流处的峡谷地带的险峻。说起这条线,很多人都会滔滔不绝,遇到那一队队朝圣者一步一长头的虔诚令人敬畏,信仰力量使人嘬舌,直到他(或她)自己说得泪留满面,你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真发生了,还是胡编乱造的。当然,在我没来之前,也曾像个傻子一样听人讲过,也曾经怀疑并且好奇、向往。直到从那回到家,林芝的那一段路发生的一切,才点点滴滴的呈现出来,如同尼洋河一般清澈而又充满波澜,像怒江峡谷一样雄伟而又起伏蜿蜒。它带给我的,首先是对万物的亲近之情。它们不仅是旅途中的景物,简直像小说中的一个个难忘的场面一样。悄悄溜进我灵魂深处,使我充满无法形容的沉静的幸福。

诚然,我曾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加喜欢大自然,即使在繁忙的城市生活里,我也时而利用闲暇观赏自然风景,它们的美丽常常使我陶醉。然而,却没有我此次林芝旅行时所尝到的那种对“物”的亲近感。在家总有大量的工作要等待处理,到处充满了紧张、匆忙的气氛。一个事物总是不断地为另一事物出现而存在。由于另一事物的出现总是迫在眉睫,便无暇从容地观察、欣赏前一事物。眼前被那仙境深深感动着,这种感动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然而这真的是事实。

遮风挡雨遮天蔽日的林荫道,两旁的山色尽收眼底,时不时走下车,观赏沿途风景点,导游详尽地讲述水葬台、佛掌沙山等景观。去看雅鲁藏布江大拐弯、许愿树(大树长在石头里)、还有著名的南迦巴瓦峰。人都知道西藏的珠穆朗玛峰,知道青藏高原,知道布达拉宫,却不清楚还有一个藏在深闺未人识的美丽的地方——林芝。

走在林荫大道上,面对左侧的绿树青山,右侧清丽的尼洋河画廊,有着无尽的感怀。尤其是,位于林芝县巴结乡境内的巨柏自然保护区,是一片天然的巨柏林。其中有一棵高46米世界第一的巨柏,据推测已有2000—2500年树龄,当地人尊称为“神树”。在西藏亲睹果园和稻田,的确叫人感到意外。不过,最叫我吃惊的还是那长了千年的柏树,我跟随游客沿神树逆时针走了三圈,说是消灾避邪长智慧。柏林最高的据说有50米,等于20层楼高,最粗大的树身则要十来人才能围抱。在我的记忆里,它们比山西太原晋祠和陕西黄帝陵的古柏,都要长得粗壮结实和茂盛。

林芝果然与藏北草原、拉萨、以至前天去过的山南和日喀则的山不一样。远看那山的绿色,浓得似蓝如黑。沿路的山都长有树木,而且多数是松柏,它们紧挨着蔓生,俨然是这天地间的宠物。不由得想起了里尔克的诗句:“不管农夫如何精心耕耘,也离不开大自然的大恩。如果只靠个人的力量,怎能实现丰收的愿望。”我感到,不,我几乎是确信,所谓对物的亲近感,就是像现在这样,把自己的身心 投入林荫、阳光之中,在那里停步,在那里长久地凝望、歇息。超越万物本身的实际价值,去探索表现在它们内的各种面目。

如果说日喀则之行考量了我们的体力,林芝之旅则是考量我们的心灵眼光。太多的新奇

令人目不暇接,太多的美景冲击着我们的视觉神经,几乎无暇消化所看到的一切。后来,当我再仔细地回味那一幕幕场景时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已经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中。那并不是长途跋涉的旅程,也许应当说那是开拓自己内心世界的旅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