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湿地荷飘香

2019-07-11

 作者:陈震

         进入暑天,整个淮河流域就象一个大蒸笼 ,酷热难耐,动物蛰伏了。此时,却有一个去处,会让你神清气爽,眼前一亮,那就是淮南湿地。
        淮南湿地,位干淮滨县期思镇,这里沟河湖叉水网密布,是一片水乡泽国。草茂林郁 ,鱼跃鹭戏。更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荷塘情趣。初伏的一天,我们去了淮南湿地百亩荷花塘,远远望去满塘荷花正艳,白的象一层薄雾飘浮在水面上,红的如霞破云空。到了近处清风徐来,淡淡荷香沁人心脾,仿佛走进了杨万里的诗境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也有“半江瑟瑟半江红”韵味。眼前的美景真的让你心动,盛开的,初放的,含苞的,还有刚刚退去花色露出果实的,荷花以不同的身姿展现在你眼前。看到这些有一种感觉,欲写不能,欲罢不忍,真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因为此时此刻你会想到杨万里,朱自清,周敦顾。他们已经把荷描写的十分完美了,豪放的,宛约的,拟人的,后人已无从下笔,所以,我只能在这里望洋兴叹了。其实观花也是一种心境,我看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虽然很美,但总觉有点伤感,我还是喜欢周敦顾的《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既写出了荷花的美,又写出了荷花的品性,我想这也许是周敦颐借物咏志和以物喻人吧。
        荷花,不仅受到民间的热爱,也得到儒,释,道的钟情,儒家把它看作人格的化身,佛家把它看作修行的最高境界,道家则把它看作永恒的像征。一种花天地可行,诸家供奉,无献尊容,可谓独一无二。
        其实,荷花能受到尊崇不仅仅是它的颜值,品格,还因为它周身都是宝,可入药,可食用,一次种植可长期享用 。荷花的一生是无私的,刚露小角时就可入药了,花开时你可观赏,花去莲子又成熟了,叶落又是采藕的季节。人类与之相伴可推朔到上古,在刀耕火种时它就与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了,荷花也是一步一步的走向神坛。
        我想,家住湿地的人们还是喜欢秋天的釆莲,和冬季的采藕 ,丰收总是一种喜悦,不论这些果实放在谁的餐桌上,收获者总有成就感,这使我想起了山东微山湖的全荷宴。希望我们这里的荷花将来也能派生出一个产业链,那时淮南湿地真的是荷花飘香。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