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帮立:咒中咒

2020-01-14

 

“人在做天在看。”白露河岸边的人遇到不平的事,常用这话攻击对方聊以自慰。敬畏天,是在敬畏自然界不可知的东西,或者说,是在敬畏人心。张无忌是不屑这些东西的人。

 

张无忌是山脚河边倒卖牲口的行户,现在叫着中介人。

 

大别山余脉在这里成就了一个美丽的小村庄。南能进得了山,北可去得了平原,村前河稍小树林是天然的牲口行。张无忌还叫张跛子的时候,他跛着一只脚,在行里转悠着:“这牛,八个牙还没扎齐,正当壮年,我要骗你,死我亲爹,好货难遇,再加点,你也要果断买下。”说这话时,那只跛着的脚,似乎不经意的在地上磨来蹭去。他又颠着腿,把卖家诓到大树后边,神神秘秘的:“八个牙还没扎齐是真的,你看到没,这牛脸颊下长有旋毛,下眼泪啊,下眼泪妨主。这牛是不是最近动不动发脾气?要抵死人啊,再贱点也不能留。我要是骗你,我活不过三十岁。”那只跛着的脚,仍在地上暗暗的蹭着。

 

春夏秋冬,翻来覆去,把人心翻明白了。戏子的眼,行户的嘴,不可信:“你这家伙小时候不跛脚,是在地上磨蹭多了吧!你赌的咒,随时随地都让你擦掉了。”人怕打脸,树怕扒皮,张跛子心里生了寒气。过年时,他在大门两侧贴出一幅对联:牛鬼蛇神张家无忌,猪马牛羊买卖不亏。横批:姜太公在此。拜散年的,只要进门,张跛子有的是好茶好烟好菜好酒好招待。这也没堵住人们的嘴。村里有高人:“既然无忌,为何还要请出姜太公?你是心中有大忌啊,你这个张无忌!”

山外的生意不好做了,张无忌开始往山里钻。进山的路直插正南,这天,他却往东南走。“干嘛绕弯子啊?”同伴问他,他不语,直管脚下加劲,头伸的老雁样往前走。“喔,我知道了你的小九九——躲你相好的。你是不是许诺她的没兑现啊?小寡妇对你那么的热火,人家孤儿寡母的那么可怜,你个昧良心的。张无忌,张无忌,你给她赌的咒血淋淋的,你真不怕招天谴吗?”

 

驴马没,牛已稀。时光把张无忌的饭碗砸了。老婆病逝,雪上又加霜。能人就是能人,上过几年学的他,买来几本算命测字的书,关门半载。长褂一穿,墨镜一戴,出现在了南方的大街上。这行道,信的人还真多。

 

“先生,我属鼠,测个鼠字。”

 

张先生静观来者短裙摇曳玉肢琼肌,玉镯腕间晃项链胸前坠:“富贵跟您走,今生自带福。”

 

“信口胡诌,哪来的依据?”

 

“这测字啊,妙处不在字内,妙处只在字外啊,你映了外象了。请美女往后一看便知。”

 

美女回头,正见有人扛一袋子大米从不远处经过。

 

“早没有,晚没有,恰好你测鼠,粮食身边走,这正是:吃不愁穿不愁,坐着豪车住洋楼啊!”

 

美女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走了。

 

张无忌,赚到了人生的大红大紫。他和他扛大米的那个托,吃喝玩乐,灯红酒绿,忘掉了自家门朝哪开了。但,他还识得他女儿。一次在发廊,一位小姐接待他,他急转身跑掉了。等那托找到他时,他已不是他了:墨镜摔在了面前,假发扔在了一旁,大褂撕成了一个拖把头,秃个头瞎着眼——他的眼,真的瞎了。

张跛子、张无忌、张先生、张瞎子,是我帮扶的贫困户。

 

“你千万别看走眼了,他在俺村里,那可真算个人物……”,村里人几乎以同样的开头,向我介绍他。

 

给他办了兜底保障,把他拉到县医院住院治病。今天,我来接他出院,路口,咱俩发生了争执:我要直接送他去养老院,他非要我带他往老房子走一趟不可。该搬的都帮他搬了,他还要回去干啥?让贫困户满意不假,内心里,我对他这个人还是挺感兴趣的。

 

老人不让我插手。

 

果然是神瞎,摸摸索索净了手点了蜡,拿出黄表纸在撅起的臀部擦了又擦,合在胸前打躬作揖拜了再拜,跪在供桌前点着了烟火,头叩得山响,声泪俱下:“列祖列宗啊,恕我之罪,我也是想骗碗饭吃,从今起我再也不骗了,以前我赌的咒,都算是从屁股说出来的屁话,不能算数啊……”

 

——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