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帮立:防骗专家

2020-03-14

 来源: 金麻雀网刊

收割淮草是南河湾一年中最后一次大活;照看弟弟,是翠翠一整天的大事儿。爹娘早在孩子的梦乡里奔向草场深处了。


午后,村里老人们扎堆在稻场草垛根晒暖。今儿人越聚越多,南台子东围子的人三三两两往这偎。翠翠拿起爹备下的钱,拉着弟弟蹦蹦跳跳的跑去——她还以为卖货郎来了有糖吃的了。


“神了,这鸟,神了!”


人们围着个带狗皮帽子的人。他提着鸟笼子,笼子中间横杠上来回跳动着一只鸟儿。翠翠从来没见过这般花色的鸟儿——红脑袋绿脊背黄翅膀。


“我今年68,8月20的生,你让神鸟也帮我算算?”二爷半信半疑。但见狗皮帽子放下鸟笼,把一摞子卡片洗了又洗,翻了再翻,念念有词:“天也灵,地也灵,没有我的神鸟灵。人人只有一个命,叨准了,我请你,叨不准,剁你头,要你命。”当啷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刀摔在鸟笼旁,把那鸟吓得扑楞楞翻几个跟头。狗皮帽子轻拍笼顶,鸟儿安静下来。他提起笼门,把卡片凑到门前,鸟儿啄食一般,挑来选去,猛地甩出一张来。狗皮帽子拾起,是一张画着老鼠的图片,图片上的那只老鼠,翘着尾巴伸在香油瓶里,龇着牙笑。


“老爷子属鼠,老鼠见香油,你老真有福……”


“有福,有福,这老头的儿子在办厂,算得准,算得准!”人群起哄:“掏钱掏钱,这老头腰里有货……”

二爷后退,狗皮帽子前逼。二爷的手往怀里去,狗皮帽子扯住了他的新棉袄:“掏……快掏……”,鸟笼子空在人腿后。弟弟好奇,把笼子搬倒了,插门荡开,鸟儿蹦出笼子。“啊呜”一口,习惯跟在弟弟后边添糖纸的猫,扑上来,把“神鸟”叼走了。狗皮帽子回手一把抓住弟弟不松,翠翠使劲把弟弟往怀里抱。弟弟哭,翠翠也哭。这消息很快飞向了白露河大草场。


“翠翠——”。爹的声音,那才配得上洪亮。


姐弟俩拉开门闩闪个缝往外瞧。


跟来了一群人。


狗皮帽子果然还坐在门前树墩上赖着不走。


“揍他,揍这骗子……”有人吆喝一声。


爹是从部队上回来的人,擒拿格斗,出手伤人。


爹举起了一只手,示意大家安静:“不就一只野鹌鹑吗?咱这淮草滩里哪飞的不是?你把它涂得花里胡哨唬弄谁呢?吓坏了孩子,咋办?”


狗皮帽子耳朵耷拉下来,他扒下帽耳子盖住:“好好好,不管是不是鹌鹑,你给我驯一只出来,我给你200块。”


“一言为定。你一个月后来取。到时候,你把骗二爷他们的钱统统的吐出来。驯不出来,我倒找你200。”


“大家知道200元钱当时的价值吗,那是500斤大米的钱啦。”现在,市公安局防骗专家翠翠警官,被邀请到警察学院讲课,主席台上,翠翠娓娓道来:“当天晚上,爸爸取下撒鱼的网,狠狠心剪开了网脚,沿网眼穿进一根长竹竿,扛着网带着我,来到淮草滩。爸爸弓着脊背,执竹竿展平网,无声无息的拉着,网脚锡坠落在后边,前高后低,网面贴着草茬匀速前行……爸爸拉过去,碎了白霜,碎了月光,我感觉有水在我脚面哗哗的淌。可惜,你们的童年或者说少年时代,很少能体会到那种乐趣了。扑腾扑腾……网片下有翅膀挣扎的响动,爸爸松落竹竿,转身踩上网片,对着闹腾的地方一脚跺下。网到了啥?一只非常美丽的雉鸡,现在那都是野生保护动物了……那晚,捕到了鹌鹑,还是两只。”

“我对防骗技术最初的痴迷,源于一个‘驯'字。爸爸那边让鹌鹑饿着,这边用糖醋浸泡小米。几天过去,鹌鹑饿的炸毛失神,爸爸仅撒几粒,两只小鸟瞬时捡完了。再饿,再撒几粒,再接着饿。爸爸把一副扑克牌的一边浸泡在糖醋里,泡透,晾干。”翠翠拿起一副扑克牌演示:“爸爸把一张扑克牌调个头,朝上这一个面,54张,只有这一张,这半边,糖醋浸泡过的,对不对哈?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两只小鸟叨叨挑挑抢抢,一只叼着一个角,把这张有糖醋味的扑克牌抬出来了。”


台下掌声热烈。


“这事传的远啊,什么叨签的看相的测字的算命的,一步都不敢踏进我老家南河湾了。”


——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评  点

这是一个陌生的题材,引人入胜,通过幼年的翠翠经历鸟儿叼签的骗局,长大以后成为市公安局防骗专家,从而揭开了骗局的成因,让读者恍然大悟。


江湖骗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只要无人围观,无人好奇,无人喝彩,骗子就无法得逞。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