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帮立:白天鹅

2020-11-19

          志高,黑得像祁湖里的乌鱼,许是缺少营养吧?头大上身长,小手短腿大脚,村里孩子给他送个绰号癞蛤蟆。当一个人的时候,志高能面向祁湖,把语文书从前到后背诵一遍,能在白露河埂泥巴地上把数学题演算的跟野草一般密麻。

志高,一路上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把知识当成漂亮的衣服,帅气的身材,他是让知识战胜他内心的自卑与孤独。当知识的花朵开满心田,自卑会躲藏起来的。但自卑是一棵小树,不知不觉的又长了出来。

他在江南的一所大学里教书,竟然暗恋上了艺术系里的一位教师,一位业余喜欢旅游摄影的美女教师,她美的就像她的一幅幅摄影作品,让人心驰神往。

当在艺术馆看到布展摄影作品的她,他心中荡漾起家乡祁湖的春水秋光冬阳,他看见了一只白天鹅,在祁湖拍打着翅膀,迎着阳光,踏着碧波渐飞渐远。

他很快有了她的号码,有了她的微信,有了她出门行走的路径,有了她一套套青春张扬的服装在他眼前摇曳。他用信号联系他,他用步伐跟踪她,而她的眼里似乎吝啬的连一丝目光都不给他,他心中的那棵树,慢慢长成了铁,自卑的果子压弯枝头。

回家吧,回祁湖去看看真实的天鹅吧!

每年冬天,家乡会飞来一群白天鹅,在这儿越冬,故乡能容纳一切,这祁湖像弯弯的上弦月,水面很大,却很浅,菱角芡实水葫芦,荸荠茭白莲子藕,凋谢了秧隐藏了果,天鹅,这儿是天鹅最喜欢的栖息场所。

立冬了,天鹅该飞回来了吧?

父亲是个孤儿,三十多了在白露河埂上捡到了傻娘。傻娘,在志高12岁的时候走丢失了,爹出外一边打工一边找。志高,孤单中成长着孤独。他童年的欢乐融在这祁湖里,一条破船任它在湖里荡漾,翻菱角采莲藕摘芡实,下地笼捕鱼虾,看水鸟飞翔,听人家的欢笑声。邻家奶奶时常对着湖里一嗓子——志高哎,来俺家吃饭!如今的老奶奶,患有严重风湿病,一到冬天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志高买好轮椅羽绒衣裤,驾着小车,一路向北,400多公里吧,中午,他抵达了老奶奶家,他要推着她一块去看天鹅呢。

老太太坐着,志高推着,很像亲祖孙俩,沿环湖路缓缓走着。老太太说,你恁忙,咋有时间回来呀?瞧见天鹅,也没一句话,心里有事啊。

教学太累了,我想回来散散心。

是啊,日头暖和,天空干净,天鹅多自在呀,瞧着多舒坦啦。

志高是得调整一下心情了,许是今天太暖和了,没想到前面出现了个癞蛤蟆,在埂面上慢慢的爬着,他停稳轮车,捧起了癞蛤蟆,抬起头,一阵天鹅嘎啦嘎啦鸣叫着,从头上飞了过去。

志高心情持续降温,扒开层层枯草,把那只癞蛤蟆深深地藏下盖好。

奶奶说你把我的窝(南)瓜摘回来吧。今年啊,半年干旱半年雨,我种点窝瓜,以为都旱死了,秋后下了一场一场雨,秧爬到了草里,在草上架满了花。我也不知道结没结,湖埂陡,刺苔苍耳子厚着呢,我想了草丛里啊,肯定有,我摘不上来呢。

顺着瓜秧,志高摘上来一个个圆的脸盆一样的南瓜,他把它垒在了奶奶的屋檐下,奶奶看到了那金黄的南瓜,笑得就像一朵盛开的南瓜花。还有柿子,奶奶指着房顶说。屋后一棵高大的柿子树,叶子落尽,一树的金黄柿子挂在枝头上,温暖着冬日的阳光温暖着志高的心。

咱不摘了,让柿子长着吧。看这电线老化凌乱了,我还是来整修一下吧。

志高又打开车后备箱,搬下油盐酱醋,细米白面,猪肉水果……还有药,志高要走了。奶奶说志高啊,这瓜呀,都是靠它自个长出来的;志高啊,祁湖,不是水面大,水里有食吃,天鹅能来这落户吗?志高啊,你是个苦孩子,不是自己好好学习,能到大学里去教书吗?

志高点点头,把他的沉重都扔给了祁湖,扔在了天鹅的翅膀上,让它带给蓝天白云吧。

回到学校不久,他竟然收到了她的一条信息,请来艺术馆看我的画展吧!他来到展厅里,中间有一张照片:轮椅,慈祥的奶奶,摞起的南瓜,红灯笼似的柿子缝隙间,碧蓝的天空上,一阵白天鹅渐行渐近……

——五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评  点

当一只癞蛤蟆恋上白天鹅,得不到回应陷入痛苦时,唯有回到故乡,在故乡的山水间,在故乡奶奶的人生智慧中,获取放下的力量,获取自我强大的力量。就像祈湖水一样,志高做好了自己,自然引得白天鹅的眷顾。充满人生哲理的一个故事,文字简洁而充满美感。

作者简介

杨帮立,河南淮滨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有作品获奖并入选语文试题。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