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 岸:白露河畔长出棵小白杨

2020-11-20

  栽种小小说纪事

数年前牵头组建市小小说学会的时候,我的眼睛总是睁得如铜铃一般圆一般大,试图发现境内更多的喜欢小小说的文学才俊,更希望小小说这种文体席卷全市各县区,完全不留空白。实际情况是,市小小说学会成立之初,只有商城县、固始县、光山县等少数县有部分小小说写作者,别的县区基本无人问津,召开成立大会,这些县区甚至选不出一个名副其实的会议代表。后来在空白县之一的淮滨县陡然出现一个叫做杨帮立的名字,频频在各种报刊发表小小说作品,出手不凡,渐入佳境。我当时的欣喜和兴奋之情是毋容置疑的。


和杨帮立熟悉之后,我才从他口里得知,他过去是写散文的,在淮滨县文友聚会的时候,他经常讲一些妙趣横生的工作、生活见闻,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县作协主席张彦林的一句话启发了他:“你这么会讲故事,怎么不写小说呢?”一语惊醒梦中人,他就开始写起小说来,谁知道,写着写着,就迷恋上了小小说。难怪杨帮立的语言感觉这么好,竟是在散文上浸淫许久的缘故。


杨帮立的小小说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情结和独特的地域气息。他的家乡有一条河,名唤白露河,是淮河支流,古称淠水。白露河源出大别山腹地新县小界岭,流经光山、商城、潢川、淮滨、固始等县,至在寺村汇入淮河,全长150公里。白露河堪称杨帮立的母亲河,从小在河边放牧、拾柴、打猪草,在河里捕鱼、捞虾、逮螃蟹,河水伴随他一起成长。在白露河畔成长起来的杨帮立,熟悉白露河流域淮滨段的一草一木、风土人情,乃至每一寸土地,他一直在这里摸爬滚打,身上的泥土味道还总是那么挥之不去;他熟悉白露河畔生活的表叔二大爷、三姑六婆,乃至每一位父老乡亲,他就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深知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他的写作就不能不打上白露河的烙印。他以“白露河”为背景,用他特有的幽默诙谐的语言,敏锐细致的洞察力,一笔一画地勾勒出豫南水乡风景画。

随着城市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逃离农村,走向城市,守护乡村的重担落在了老人身上。他们不惧孤独,以一种执着的信念,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贴春联》写一对农村留守老人为邻居贴春联的故事。随着传统节日被淡化,人们追求更加快捷的生活节奏,手写春联被印刷品取而代之,甚至有些人已经忽略、遗忘了“贴春联”这种象征春节到来的古老传统。文中老爷爷手脚不利落了,却固执地坚持自己写春联,并在大雪纷飞的节前,和老奶奶相互搀扶着,帮邻居们贴春联。老人并没有因为村庄的衰败而自暴自弃,他们自力更生,相互扶持,努力生活,他们对新的一年充满了向往与期待,对邻居充满了祝福与关切。结尾一句“春联一贴,都过年了......屋子啊水井啊猫啊狗啊树啊小鸟啊都过年了。”写得既暖心,又给全文凭添了忧郁的色调,给读者留下了思考的空间。《狩猎》讲述了一个老艄公守护家园、守护爱情的故事。老艄公的家在白露河湾,那里淮草丛生,鱼游浅底,鹰击长空,自然风景美如画。老艄公一辈子靠捕鱼为生,未曾离开过白露河。他心爱的姑娘因为湾里穷,嫁到岗上。老艄公没有怨恨,反而默默守护着心爱的姑娘,同时也守护着那里的一草一木,守护着大雕。然而造物弄人,这种和谐宁静的生态坏境却被老奶奶的孙子盯上了。老奶奶是老艄公曾经心爱的姑娘,在情感与理智的较量中,最终理智站了上风,老艄公果断制止了孙子的射雕行为,同时也及时终止了孙子向犯罪的深渊滑行的步伐。


杨帮立熟悉党的乡村发展战略,他的笔触与时俱进,也伸进了火热的当下乡村变革生活。乡村振兴是中央继脱贫攻坚之后,发展农村经济的又一英明决策,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历史任务。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既要发展文化,也要发展经济。杨帮立紧跟时代的大政方针,创作出一系列表现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小小说。《凌波仙子》就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代表作。这篇作品有个很有意境的名字,吸引人的眼球。“凌波仙子”到底是哪路神仙呢?随着作品徐徐展开,“凌波仙子”的真面目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凌波仙子是一种水鸟。他巧妙地用这种水鸟作道具,以物喻人,把人物心理刻画得栩栩如生。住在白露河岔的老何,因为贫困,老婆跑了,力不从心的他又把闺女送人了。穷困潦倒加上孤独寂寞的他,时常在窗前望着树上“一家三口”的鸟儿发呆。也许是嫉妒心作怪吧,老何竟然拿弹弓射鸟,试图打破鸟儿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这种恶作剧行为被细心的扶贫干部春杨察觉。为了帮扶老何,他给老何申请了生态管理员的职位,每月补助五百元,又给老何争取了扶贫项目。扶贫不仅要扶物质,更要扶精神。为了让老何内心不再煎熬,春杨把老何的女儿也接了回来。这篇扶贫小说,不生搬硬套,写得生动活泼,颇具内涵,充分体现了扶贫干部对贫困户的人文关怀,让老何这类贫困户心悦诚服。此外《舞姿》、《送你一个艾香包》也是争取扶贫项目、发展乡村经济的小说。《四季平安》、《楼上楼》、《咒中咒》等作品也都充分体现了国家扶贫政策带给老百姓的福音和日渐美好的生活。

杨帮立的小说注重情节的深刻蕴含,擅长把对生活哲理的思考以及对人性的拷问融入到小说情节中去。《栀子花开》刻画了一个淳朴善良的老奶奶形象。老奶奶的孙女栀子因抢救落水儿童,自己不幸被洪水冲走。这种俗套的英雄故事,却被作者以第三者回忆的方式铺陈开来,在作者娓娓道来的叙述中,不仅栀子的形象高大起来,老奶奶的形象也跟着立了起来。文中巧妙运用栀子花为道具,让英雄的事迹像栀子花香一样传遍千里,并永远流存于后人心中。《凌晨电话》塑造了一对老夫妻为了照顾孙子、孙女分居两地的故事,小说观照老年人窘迫的生活现实,颇有时代意义。年轻时他们为生活奔波劳碌,本该是少年夫妻老来伴,到了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却为了帮助两个儿子照顾家庭,只能靠电话互相关心牵挂,其间将亲情割断、撕裂的无奈、痛楚令人心惊。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社会现象,并巧妙地以人物对话的形式讲述出来,于简洁、质朴语言中引起读者强烈共鸣,发人深思。


杨帮立的家乡淮滨县地处淮河两岸,低洼易涝,境内有许多白杨。它们一排排,一行行,像守卫乡村道路和河流堤岸的哨兵。白杨是速生树种,仿佛转眼间,它就能由一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钻入云层中去。读完杨帮立这本集子的小小说,我就在想,他自己何尝不是一棵白杨树?虽然他写作小小说还不久,但是,他在小小说大家园里,宛如他的母亲河——白露河畔的一棵小白杨,只要经风雨、历霜雪,必定能够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何愁长不成参天大树?我们有信心、有理由期待着杨帮立今后的小小说创作更加出彩。

作者简介

江岸,中国作协会员,河南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发表系列小小说“黄泥湾风情”、“青龙街纪事”等500多篇。多篇作品入选精选本,著有《亲吻爹娘》等8部,获第七届小小说金麻雀奖、金麻雀网刊2019年度小小说优秀作品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