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缨园护花记

2020-12-07

 图文:关怀

夏初的一天清晨,我的身体突然出现脑梗塞征兆,妻子急忙带我赶往县医院就医。由于治疗及时,几天后临床表现有所缓解。我要求出院,主治医生坚决拒绝,说我还处于急性期,还会出现病情加重的可能。我只好遵从医嘱,住在医院吃药、打针,慢慢调养。

在住院部,由于查房、输液等医疗行为都是在上午完成的,到了下午我就无所事事了。因为医生不让远离,我只好在病房走廊里做一些康复锻炼,或在天气晴好时在院内的道路上散散步。

一天下午,我踱步来到县医院的后院,见其西北角一片树林如绿云般地衬托着一座耸立的方亭。这让我想起前一段时间看到的一篇报道,说县政府按照城区整体规划建设方案,由苏州园林设计院规划编制,对城区内闲置的微小地块进行整修,建设了十二处小型游乐园。这个景点就应该是这些小游园其中的一个。见县医院有后门通往此处,便决定过去看看。

出了医院后门向左拐,走不多远就来到小游园的围墙旁。围墙建的很简约,就是花池上树立着一条长长的的标语牌。标语牌中间题有“淮滨城市四号公园”八个大字,两边是两幅标语,一幅为:“一花一草一木,且看且爱且护。绿色深呼吸,阳光好滋味。”另一幅为:“公园美如画,受益你我他。来时给你一阵芳香,走时还我一身清洁。”标语墙的尽头是一个月洞门,门墙以重重叠压的灰筒瓦为墙体,门头上一块黑色石额刻有“濯缨园”三个字。

   穿过月洞门,沿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曲径逶迤而行,就来到濯缨园的深处。公园面积不大,但景观设计得瑰丽典雅,尽显江南园林风采。中心地带叠石堆山,山顶一座四角攒尖的单檐方亭,古朴端庄。游人拾级而上,可在亭中远眺俯视。山下砌有清潭,一泓碧水,零星分布的睡莲、水草随涟漪飘荡,金鳞畅游其间。石山四周,遍植花草树竹,一片勃勃生机。在西南角,有一块椭圆形的健身场,塑胶地板上摆放着一些诸如太空漫步机、太极揉推器、坐蹬训练器、扭腰器、腰背按摩器之类的健身器材。整个游园布置巧妙,处处透着灵秀之美。就连地处东北角的卫生间,也建成了一座青瓦白墙、造型别致的徽派精舍。走进濯缨园,让人有流连忘返之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园的东边和北边有两处花圃,里面洁白如玉的栀子花正在竞相开放。大概栽培的时间不长,植株还比较矮小,花朵也不是很繁多,但空气中仍然四处弥漫着幽幽的清香。我深深吸上一口气,仿佛自己的五脏六腑被荡涤一番,顿时神清气爽,身心舒展。

回到住院部,我把这个好去处告诉了来送晚饭的妻子。她高兴地说:“没事到那里转转,对你的恢复有好处。特别是花香可以提神醒脑,医生给你开的就有芳香开窍类的药,闻闻花香就跟吃药打针一样,对治疗你的脑梗会有很大帮助。”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下午都会在濯缨园待上一段时间。在缕缕花香中或散步、或登山、或利用健身器材做些肢体训练,感觉到心情愉悦、神经舒缓,身体状况也有明显的改善。

这天,我正在健身场活动,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小女孩也来到这里。俩女孩大的估计有五、六岁,小的有两、三岁,她们都喊中年妇女为奶奶。祖孙三人大概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公园,对健身器材感到很新奇,来来回回不停地在各种器材上轮番体验。那个大一点的女孩性情顽劣,她只要一看到奶奶去碰别的器材,立马赶过去争抢。最后中年妇女在一个双位坐蹬训练器上刚坐下,女孩就过来了。其实在她奶奶对面就有一个空闲的位置,她偏不去坐,非要让奶奶把座位腾给她。奶奶不厌其烦,没有作出让的意思,这个女孩竟脱下脚上穿的旅游鞋,用鞋底猛力抽打奶奶的头部!奶奶没有办法,只好站起身来,把座位让给了她。

如此惯纵孩子的场面我实在不忍目睹下去,便离开健身场,来到栀子花圃前休憩。不一会儿,一个穿休闲装的少妇怀抱着婴儿,也来到这里赏花。在健身场上的那个小一点的女孩看到了少妇,连忙跑了过来,看到花圃里有花,就嚷道:“妈妈,我要花!我要花!”。

少妇弯腰摘了一朵栀子花给小女孩,说:“到那边找奶奶玩去。”

片刻,中年妇女拿着那朵花走了过来,看着大片正在盛开的栀子花,一脸的兴奋,说:

“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栀子花,我包里有塑料袋,把这些花都摘下来带回家!”

少妇接过中年妇女从随身携带的斜挎包中掏出的塑料袋,把婴儿递了过去,转身来到花圃中间,伸手就要摘花。我忙指着旁边一块标志牌对少妇说:“这里不让摘花,摘花要罚款”。那块标志牌写着这样两行字:

“偷拔花树一棵,罚款现金500元。”

少妇看了看标志牌,说:“那上面写的是偷拔花树罚款,又没说摘花要罚款。”

我一听这话立刻动了气,大声喊道:“这花在这里已开了好几天了,要是别人都像你这样来了就摘花,还能轮到今天你来摘吗?”

两位妇女一看惹怒了我,又不知我是何方神圣,只好悻悻地离开了。少妇临走前瞥了我一眼,说:

“小地方的人就是落后,摘个花就不让。俺在萧山的时候,人家公园里的花就让随便摘。”

萧山这个地方我知道,过去是浙江省的一个县级市,现在升格为杭州市的一个区,经济十分发达,号称“浙江经济之首富”。本县人外出务工、经商,十有六七就是在萧山及周边城市。我就有不少亲戚在萧山发展,日子都过得很滋润,混得好的已在那里拥有两套面积不小的住房。往日他们曾多次邀请我过去游玩,但一直没有抽出时间。不过,这次我暗下决心:

身体康复后一定去萧山逛逛,看看那里公园里的花,是不是可以让人随便摘。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