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苇之恋

2021-01-02

    芦苇,禾本科,喜湿,多生长在低洼地,沼泽地。
    芦苇,全身都是宝,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
    芦苇身高2—3米,是盖土坯房子,不可少的材料——拉屋笆。农村的土房子,屋顶结构,檩条,竹子,芦苇或秫秸(高粱杆)。檩条横搭在屋山上,竹子纵向绑在檩条上,大面积用芦苇铺在空处。上面泥上厚厚的一层泥巴,屋顶干了,苫上一层厚厚的淮草,或瓦,冬暖夏凉。能用起芦苇的是好户,一般用高粱杆。芦苇比高粱杆,结实,耐沤。记得1985年我家盖三间过道,自家收得高粱杆不够,去生产队的苇塘割几捆,还和其他小组的群众吵上一大架,因为沼泽地,没有界限,割超了。结果,赔不是,又退回2捆。可见当时苇子多金贵。
    苇子,不光是用于建房,还可以编织席,还可以编茓子,储存粮食。苇蔑编织的凉席,实惠,20多元一条。耐用,经过汗液的浸润,红堂堂的包浆,像刷了一层油漆。酷暑,躺在席上,不亚于竹夫人。茓子更是农家不可少的物质,家家都有4—5掐子(方言量词)。一茓子稻,一茓子麦,还有红薯片需要茓起来。茓子需求量很大。
    苇叶,也有用处。老家包粽子,用鲜苇叶,包上糯米,用麻绳一扎,上锅一煮,清香四溢。端午前,孩子们得到大人的许可,钻进芦苇塘里(面积50亩),选苇叶。苇叶一抹浓绿,可爱极了。清水超过小腿肚,苇茬子隐藏在水下,赤着脚,试探着深入,弄不好,会割个口子,钻心里痛。苇荡里还有水蛇 但是不咬人,见人就凫跑了。苇荡里还有一种鸟,叫的很好听。深处,碰巧能发现它们的窝。它们的窝太神奇了,固定在三株,或四株苇茎上,建筑师怎么施工,不晓得。我们接近它们了,扑棱一声,冲天而起,叽鶹叽鶹,一个劲的叫,警告我们不要靠近,这种鸟性子急,不好养,也不愿惹它们。
窃窃私语声传来,一对青年男女的声音,
   “听说今天夜晚楚寨有电影,少林寺,你晚上吃早点,我在村西边老柳树下等你。
   “不知道俺妈可让俺去,恁远,女孩子家不方便。
    “有我和你一块怕啥?”
   “嗯。。
   “哎,咱俩的事你给你爸妈提过没有?
   “哪多丑啊,咋说呢。。。你还找个媒人吧。”苇子一阵嗦嗦的晃动。乖乖,这不是国庆和老妮吗,在芦苇塘里谈恋爱,一个孩子捏着嗓子学老妮的声音“哪多丑啊。。。。”,“你几个小鬼娃子,我揍好你。”国庆叫起来,撵我们.“哎哟,痛死我了。”苇茬子扎住脚了,谁叫你撵我们呢。
    等钻出苇塘,就打了半筐苇叶,够包粽子了。多了,还可以到集上卖几块钱呢。

     苇英子,就是诗人笔下的荻花,还可以做成苇窝子,一种棉鞋,形状我也没见过,听老辈人说的,用草编,里面参着荻花,也很暖和。
     芦苇根,有很好的药效,止咳,清热解毒,通肺,止呕,利尿之功效,家家户户,挖一些,备着用。夏天煮水喝,甜甜的,下火,农家凉茶上品。
    生产力发展,物质丰富了,苇子逐渐退化了,走出人们的视野。房子,钢筋混凝土的,凉席,竹子的。粮食,丰收了,卖给粮库,农家也不用茓起来贮藏了。包粽子,也改进了,用竹叶。昔日淮河滩区大片苇子也被毁掉,打上除草剂,以绝后患,说是,影响泄洪。
    诗人的蒹葭不在苍苍,伊人呢,伊人还在水一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