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河畔飞出“金麻雀”

2021-01-08

白露河畔飞出“金麻雀”

---写在杨帮立荣获“年度金麻雀佳作奖”之际

 作者:淮滨县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杨建平

2020年,是杨帮立文学创作的丰收之年。他加入了河南省作家协会、成为《河南文学》签约作家,年终岁尾他喜获年度金麻雀网刊小小说佳作奖并再次成为该网刊签约作家。近几年来,杨帮立连续发表精品力作多篇,获奖喜讯频传。杨帮立的文学创作已经日臻成熟,风评渐起,影响日隆。可以说,杨帮立就是白露河边飞出的一只“金麻雀”。我关注他已经很久了,作为老朋友,总觉得是应该为他写点文字的时候了。

成功作家靠作品。作家莫言说的好,作家不是为获奖而写作的。很多伟大的作品,是后世人认识到他伟大的文学力量、非凡价值,才成为经典之作。作家最终要靠作品说话。杨帮立已经在给淮滨文坛树立新的标杆。

   

    杨帮立,生于1969年10月,淮滨县人,中共党员,本科学历,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信阳市文艺类人才、作家协会理事,淮滨县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淮滨县第九、十届政协委员,淮滨县文联兼职副主席。杨帮立的作品内容涉及生态文明、反腐倡廉、脱贫攻坚、抗击疫情、红色传承、家风家教等重大题材,用功用情用心,书写伟大时代,讴歌党,讴歌人民,唱响主旋律,引导人们向真向善向美向上。

作品发表起点高。近几年来,杨帮立的文学创作积极活跃,从诗词、散文到小小说,体裁在变换,题材在拓展,影响在扩大,境界在提高。杨帮立的文学作品主要发表在《人民日报》《中国剪报》《澳华文学》《散文选刊》《安徽文学》《广西文学》《河南文学》《天池小小说》《小小说大世界》《金山》《百花园》《小小说月刊》等多家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尤其是散文《两千年前的那场戏》发表在《人民日报》,这是很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作品获奖影响大。杨帮立的小小说创作,时间不长,但成果丰硕,影响很大。《生日》入围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贴春联》获“清正家风·梦美中国”全国微型小说征文大奖赛优秀奖,《狩猎》获“弘法杯”法治小小说全国创作大赛优秀奖,《四季平安》获河南省“七个一工程”网络作品类优秀作品奖。《娘的遗嘱》入选《河南文学小小说卷》,《失语》入选《中国微型小说精选》,《出门见春》入选《2019中国年度作品小小说》等省级、全国文学选本。《生日》《四季平安》等小小说分别被辽宁辽阳、山东聊城、福建漳州、浙江高考联盟、湖北黄冈中学等省市和名校高考模拟语文试题选用。杨帮立的小小说创作,已得到包括河南省作协副主席、中国小小说教父杨晓敏等小小说业界重量级人物的培养鼓励与肯定。

白露河畔出才子。“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白露河畔的才子杨帮立,就是那个早早崭露头角,在文坛上占得先机的“小蜻蜓”。

认识杨帮立也就十几年,还相当偶然的。因为一件事,我才把杨帮立与北庙才子联系在一起。2005年11月12日下午,在淮滨县教体局人事股,当时,我们都在忙着申报河南省教育厅学术技术带头人,其他人交了申报材料的都匆匆忙忙地走了。当时有个叫杨帮立的,眼看太阳快要落了。他看定我说,他家在北庙,要赶班车,他想把他的申报材料交给我,帮他再整理一下一块报。他接着爽快的说,报上就报上,报不上算了。我当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了!人事股同志审罢说,这个农村的杨帮立的条件还真硬,给他一个。当年全县只有八个名额,没记错的话,乡下就他一个。的确,当时我看到杨帮立拿出发表文章的报纸和杂志,也是相当的震撼。尽管文章都不长,但是总觉得心里还是挺佩服、羡慕的。在北庙这样以前从没听说过的小地方,竟然还有这样专心于教学研究、文学写作的人物,我心中满是崇敬。还记得,我们评上河南省教育厅学术技术带头人的消息,也是杨帮立电话告诉我的。他说,《教育时报》已经刊登了,已经见到了我们的名字。

杨帮立这个白露河畔的北庙才子在上信阳师范学校的时候,就已经锋芒初露了。杨帮立在学校里就组织诗社办油印青年报,创作发表了不少文学作品。他的散文诗《春夏秋冬》发表在《语文报》上,在学校师生中出了一个小小的风头。尤其是他创作的小小说《红色风衣》,更是在信阳师范学校引起了大大的轰动。当时,他把自己写成是一个瘸子考生,参加自学考试。穿着红风衣的女子站在雨中,等待丢失准考证的瘸子男生,而这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女子,当时已经身患绝症。原来,杨帮立的文学才华,当年就已经显现出来了。

后来杨帮立进城工作了,我还不知道。有一次,放学回家,在教体局院里我家楼下,一个人见到我,只是微笑着。我当时有些纳闷,他说,不认识我了,我是杨帮立,你帮我整的材料,你是不是忘了?其实,当时只一面之交,又匆匆别去,再说只是帮个小忙而已,这个本来就是举手举手之劳,也没有当回事儿。后来,在多个场合,杨帮立一直把我们认识的这件事,反反复复地说。我总觉得,也没干什么。也许,他一直念念不忘地是一份信任吧。

两篇散文闯文坛。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杨帮立的散文深得曹丕观点之精髓,才得以靠两篇散文闯文坛。

以前也知道杨帮立在文学创作上有些成就,但没想到他在散文上竟然能够做到一鸣惊人。一篇散文《大美湿地》,添彩一张淮滨名片;一篇散文《两千年前的那场戏》,震惊很多文人墨客。《人民日报》是多少文化人梦想登上的平台。在淮滨这个小县城里,竟然出现了难以置信的奇迹。这么一个让人眼睛一亮的,个头不高能量不小的小人物的杨帮立竟然做到了。

2012年,淮滨县杨氏文化研究会准备召开代表大会,杨帮立推荐我帮忙整些材料,我们的交往也就多了一些。这个时候,杨帮立已经调到淮滨县造船产业集聚区工作了。我从他办公室门前经过,就不时拐进去,和他聊聊天,侃侃大山。这个时候的杨帮立,主要是写一些诗歌和散文。没想到,杨帮立一出手,就写出了《大美湿地》这样的散文精品。他把淮滨县尤其是白露河畔大气磅礴的家乡之美,展示到世人的面前,令人眼睛一亮。该作品获得了“人与自然”全国征文一等奖。后来,又被《中国湿地》等网站转载,让淮滨淮南大湿地,闻名遐迩,声名远播。而今,淮南湿地已经是淮滨县的一张闪亮名片。不久,杨帮立为淮滨县小说家孙扬的长篇小说写了一篇《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的序文。这篇文章,如达河之水,汩汩涛涛,流过远古,流过历史,流进血脉,得到了出版社编辑的充分肯定。随后,这篇文章在《信阳周刊》发表。随着《小路尽头是我家》在《散文选刊》刊登后,杨帮立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文学能量,一发而不可收拾。他的散文力作《两千年前的那场戏》,竟然登上了《人民日报》。他把两千年前孙叔敖这个楚国贤相,只知道为国效力而不去为自己谋私利的高风亮节,生动地展示在世人的面前。他把“优孟衣冠”这一经典故事,用散文的形式,通过自己合理的演绎,让今天的人们再一次认识到,廉洁奉公、一心为国,才可以真正泽被后世,才可以真正荫庇子孙。这也让我们看到了,楚国贤相的大格局、大智慧。杨帮立的《两千年前的那场戏》这篇非常成功的散文,被《人民网》《光明网》《共产党员网》等几十家网站和《中国剪报》《人民公仆》《云岭先锋》等多家纸质媒体转载、转发。对淮滨廉政文化建设产生了极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2020年,淮滨县编辑出版了一本散文集《五百里水路一座城》。杨帮立的这篇分量很重的散文,也就理所当然的被收录其中。他的散文《母亲的柴草垛》《少年钓鱼大湖上》《最热爱土地的人》等8次入选《年度信阳散文》。这,对一个小县城的作者来说,是少见的,也是难能可贵的。胡亚才先生评价他的散文说:“从杨帮立作品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在散文创作中从三个方面下了力气:思想上触及了生活中的真相与矛盾;内容上抓住了生动的人物与细节;文本上讲究了方法与技术。很老实,很传统,没有鬼点子,真有点‘老本儿’。”

小小说创作入佳境。冰心说:“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杨帮立的小小说创作之路,再一次印证了这个说法。到目前为止,杨帮立的小小说创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也可以说是渐入佳境。他小小说集《白露河边的小白杨》已由全国著名的小小说家江岸作序,即将出版。

其实,杨帮立的小小说创作时间并不算长,但蜕变迅速。杨帮立小小说的第一个阶段代表作是《谁骂谁挨打》等。《谁骂谁挨打》被《百花园》杂志纪念抗日战争70周年征文选中并发表。《谁骂谁挨打》,情节曲折有致,人物活灵活现,很有画面感。他写的是淮滨老乌龙集、老码头的抗日故事。他这个时候的小说,就是给读者讲一个个自己听来的经典且有意义的故事。但他只是一个说书人,他自己还没有真正地融入到小说中去。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只是一个故事的叙述者。杨帮立小小说的第二个阶段代表作是《生日》等。《生日》传递得是,当人间挚爱能够以毒蛇为载体时,小小说便给出了生活的无限可能。杨帮立于平静叙事中所演绎的情感故事,有深刻的时空背景,传递着绝杀的力量。这时的杨帮立,是以地域文化的守护者形象出现的。他把自己家乡白露河边发生的一些小人小事刻进自己的小说中去,把家乡的生活及对家乡的关切都融入到自己小说得字里行间。杨帮立小小说创作的第三个阶段,是把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融合到一起。这时的杨帮立,是以传统文化的传承者的身份出现的。杨帮立这类小小说的代表作是《贴春联》等。《贴春联》以贴春联这个古老而又现代的春节传统习俗为载体,写了老两口不辞辛苦地给无人居住的邻居家贴春联的故事。小说写出了每家每户不同的独到家风、清正家风,给村里带来了喜庆祥和的新春气息。杨帮立小小说创作的第四个阶段,他俨然是一位传统文化的布道者,把扶贫攻坚和传统文化融为一体,把家国情怀融入了文字,融进了心间。他这个阶段的小说,展示是党的政策给中国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及老百姓对生活的美好向往、美好追求。这类小说的代表作有《四季平安》等。《四季平安》讲述的是帮扶人小杨和帮扶对象老大娘之间的故事,扶贫深入到了被帮扶者的心灵,二者鱼水情深。杨帮立小小说创作的第五个阶段是,他把自己关注的目光,延伸向大自然。他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济世者,有了“铁肩担道义”的济世情怀。他把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这个社会大问题引入到自己的小说中,这是他的巨大进步。杨帮立这类小小说代表作有《一车鸟鸣》等。《一车鸟鸣》获得2020年度金麻雀网刊小小说佳作奖,写老刘被迫进城,买老弱病残鸟儿饲养,养好拉回老家放飞,整篇文章生发出老刘骨子里对生命的敬重,并在2021年第一期《山西文学》发表。这,又是一个开门红。现在,杨帮立小小说创作进入了第六个阶段。他把关注目光伸进了人的内心世界,把探索研究发现发掘人的本性作为作品的最高追求。他已成为世事洞明、悉知人性的洞见者。这类小小说代表作是《过河绳》。这篇大作已经在网上引起广泛的关注和热烈的讨论。

泰戈尔说得好: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没有暴风雨中的拼搏,就没有豪迈的飞翔。

书写大时代、大事件,有很多路径。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是了解俄国社会的百科全书。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是批判现实主义的高峰。当代中国作家,依然应该有同样的情怀。尽管杨帮立经受多年的磨砺,他的作品在全国也已经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我们知道,他得文学追求还在路上。我们有理由相信,小小说的创作只是杨帮立的牛刀小试,只是杨帮立给文坛端上的一碟小菜。我们期待着,白露河边的金麻雀杨帮立,给我们准备的精美大餐早日出现,给文坛带来万紫千红的春天。我们更期待着,杨帮立这只白露河畔的金麻雀,在文学创作上,实现再一次的华丽蜕变。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