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画家张新光作品欣赏

2021-06-04

 来源:云上淮滨

立意在先 挥毫而就

              ——欣赏张新光老师绘画作品

    张新光,1963年出生,河南省淮滨县文化馆专业画家。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县政协七、八、九届政协常委。

    其作品富有生活气息,形象简括生动。格调秀润清雅,用笔古拙苍劲。

    水墨大写意作为中国画的重要表现形式,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和视觉冲击力。大写意以粗犷、豪放为其情调,以干笔、枯笔为其基调,在遵循传统的绘画构图原理下以层层积染之法,形成“勾擦大胆、点面隐约、迹简意深、设色简略、墨彩交融、夸张巧拙”的鲜明风格,作画时注重用线的书法味和墨色的多变性。以体现生命的原初意义,给人以心灵上的震撼。

    大写意画以草书入画,体现了中国人独特的造型观和境界观。大写意画既是高度自我的艺术,又是高度忘我的艺术。有我与忘我看似相矛盾,其实是相统一的。只有有意识地追求大写意画这一独特的境界,才能真正将这门解衣磅礴的艺术发扬光大。

  大写意的鼻祖可以追溯到唐代的王洽,宋代的梁楷做出了突破性的贡献,明代的徐渭则把大写意推向了极致。他在生宣纸上充分发挥并随意控制笔墨的表现力,进而把水墨大写意推向了能够强烈抒写内心情感的至高境界,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之后的四百多年间,涌现出了像八大山人、石涛、黄慎、任颐、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等众多的自成一格的写意画大家,创作了无数光照千古的水墨写意画珍品,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璀璨的一页。

    写意画的用笔方法,历代画家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其中比较重要的是:“意、力、韵、趣”的用笔“四要”。

    笔意

    就是要意在笔先,画家下笔时要心使腕运,以一种特定的情感、意念去驱使笔墨,才能因意成象,以象达意。笔意是用笔之总要,无意之笔是死笔。历代画家创造的艺术,所以能激动人心,主要是画家在笔墨技巧中融进了激情和意趣。

    笔力

    就是运笔的力度感,是形式美感的重要因素。笔的力度感有两种内涵:

    第一是功力的力。所谓“力透纸背”、“笔能扛鼎”就是一种运笔功力的表现。表现运笔功力的程度有“老”与“嫩”之说。功力的老到,要有一个长时间的锤炼过程才能做到,所谓“学力到,心手相应;火候到,自无板、刻、结三病矣”。功力老到的画家,即使柔细的线条,也能做到柔中有刚,绵里藏针,有内在的力度。如当代画家李苦禅画的墨荷,水墨淋漓,洒脱奔放。汤立的大写意花鸟画笔力雄健,大气磅礴。朱宣咸的红梅极其热烈、奔放、老辣、包容与大气磅礴的艺术风貌。张录成的骆驼深沉、坚毅、悲怆而又超然、执著、热烈。而初学者,无论使多大的劲,笔痕还是稚嫩无力,所以,笔力是一个长期的功夫。

    第二是气力的力。属于用笔技巧,只要掌握用笔的方法和规律,就能做到。运气使力的方法,首先是下笔前的用意要有力,要全神贯注,凝神静气,然后以意领气,以气导力把全身的气劲由臂至腕,由腕至指,再由指把力注于笔端,使劲力自然透出笔端。切忌表面的剑拔弩张、火气十足。

笔韵

    所谓笔韵,有韵味和韵律二种含意。韵味,就是要求通过用笔的轻重、虚实、刚柔、方圆、徐疾、顿挫等变化,求得画面的统一与和谐。如同音乐一样,有一个基调、一个主旋律。韵律是用笔要有运动感和节奏感。和书法一样,讲究线节奏,“侧法如飞鸟翻然而下”,“勒法如勒奔马之缰”,“轻如行云流水之变动”,“重如高山坠石之势”。

    笔趣

    笔趣有意趣和天趣两种含意。用笔有趣,才能使观者赏心悦目,获得美的享受,故笔趣乃是使画产生形式美感的关键。用笔的意趣,在于巧妙地处理笔的生熟、巧拙、老嫩等关系。用笔熟而生巧,美则美矣,但会流于匠气、市井气。所以笔贵在熟而后生,由熟返生,“画到生时是熟时”,才生意趣。用笔灵巧、奇妙,固然不易,但要警惕流于甜俗。所以用笔贵在古拙,由巧而到拙,纯朴而磊落大方,乃生机趣。用笔的天趣,发于无意之笔,所谓“好笔、好墨偶然得”,是一种顿悟,灵感突发。求笔的天趣,固然与画家的才能有关,更重要的是需依靠平时的学识、修养和长期的苦功

 新光老师师承传统,坚持日积月累的技艺和学识的修炼,注重“笔墨”这一标志性语言的运用,潜心习作,已颇有成就。

  对于新光老师我是先识画,后认人。记得是在去年信阳的一次画展上,看到有两幅墨韵味很浓的大写意小品画作,一看题款,是穷款,知是一个叫“新光”的画家画的,多大年龄,家居何处?一概不知。后问我旁边熟悉的画家,才知新光老师淮滨人士也!看画后就有了强烈想见其人的想法。真是天随人愿,碰巧我潢川的一个好哥们儿就跟新光老师是亲戚。在这个哥们儿的引见下,我在信阳第一次见到了新光老师,高声大语,豪放直爽,不修边幅,随意随和,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的印象。

    ……

    为了看新光老师的近作,前日专程去了趟淮滨拜访老师。新光老师画画犹如变魔术似的,刷刷几笔,左撇右捺,像似在技法上搞什么“绝招儿”,很快一幅画出来了!把我们看的眼花缭乱。看似简单,其实正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那样,是学出来的、练出来的、悟出来的。它如同中国的书法艺术,意到了,气足了,就圆圆融融地一气呵成。其艺术的特殊美感内涵就在此了。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